【2889】【第二季第三期】奇遇说丨肝癌免疫治疗与局部治疗联合,天地广阔,前景光明—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1-07-19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以T+A(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方案为代表的免疫联合靶向方案的问世,使肝癌治疗疗效实现了空前的突破。作为肝癌重要治疗手段的局部治疗,与T+A方案的联合又将为肝癌治疗带来怎样的变革?【肿瘤资讯】特别邀请到海军军医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程树群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朱向高教授、浙江省人民医院陶然教授、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朱震宇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殷欣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陈晓锋教授、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张辉教授,就肝癌免疫治疗时代局部治疗与全身治疗联合的热点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访谈主题

肝癌免疫治疗与局部治疗联合,天地广阔,前景光明

T+A联合局部治疗,天地广阔,前景光明

程树群教授:近几年,肝癌系统性全身治疗蓬勃发展,已经进入免疫治疗时代,而局部治疗如介入、射频消融、放疗也是肝癌治疗的重要手段,而且在我国的临床实践中局部治疗的适应证相对更加宽泛。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从作用机制和临床需求层面,这两种治疗手段联合的前景如何?

张辉教授:经导管动脉栓塞化疗(TACE)是中期和中晚期肝癌主要的治疗手段之一,与靶向和免疫治疗联合在机制上有协同作用:①TACE栓塞以后引起肿瘤缺血缺氧,VEGF水平升高,肿瘤新生血管形成,促进肿瘤的复发转移,而抗血管生成的靶向药物可以通过抑制肿瘤的新生血管形成而弥补TACE的这一缺陷。②TACE治疗后肿瘤坏死可以释放肿瘤抗原,使肿瘤微环境中PD-L1表达上调,并导致免疫抑制性细胞如骨髓来源的抑制性细胞(MDSCs)的浸润,因此TACE与PD-1/L1抑制剂联合相辅相成。其他局部治疗如放疗、射频消融等与免疫治疗联合亦有相似的协同作用。

朱震宇教授:传统上外科的治疗包括肝移植、肝切除以及微创治疗,即巨创和微创。而免疫治疗则使肝癌治疗进入了无创时代,这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治疗方式,是系统治疗的迭代,也是对局部治疗的有效补充。在当前的临床实践中,免疫+靶向联合局部治疗,可使肿瘤得到非常好的降期,继而使患者接受更加安全的切除手术。

肝癌的系统治疗始于靶向药物,但靶向单药带来的客观缓解率(ORR)很低,总生存(OS)的改善也有限。PD-1/PD-L1单药的ORR也仅有15%左右,中位OS 14~16个月。免疫联合靶向大幅提高了ORR和OS,如T+A方案的ORR超过30%,中位OS在全球总人群中是19.2个月,在中国人群中更是长达24个月。今年的ASCO的研究数据显示,仑伐替尼+特瑞普利单抗联合肝动脉灌注化疗(HAIC),ORR高达62.9%,即全身加上局部治疗可以增敏,进一步改善患者预后。

临床实践中在应用局部治疗时,除了考虑肿瘤本身,还要更多地考虑患者的肝功能情况,中国的肝癌患者肝功能往往很差,单纯的局部治疗比如多次TACE可能使患者肝功能恶化,系统治疗与局部治疗联合,可以使患者在肝功能欠佳的情况下,在达到尽可能好的疗效下,降低局部治疗剂量,延长局部治疗时间,保存肝功能。

对于晚期的肿瘤来讲,在免疫治疗接近耐药进展的时候再加上局部治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重新激活免疫系统,延长一线免疫治疗有效的时间,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

陈晓锋教授:从临床需求来讲,治疗肝癌时,要看治疗目标是NED(no evidence of disease)还是姑息。如果是NED,就以局部治疗为核心,全身治疗为辅助,此时免疫治疗的加入可以为局部治疗创造条件。如果治疗目标是姑息,则以全身治疗为主,局部治疗为辅,此时可能应更多考虑免疫治疗和靶向治疗,而如果出现诸如肝门部受压梗阻,影响到患者生命的时候,局部治疗也应及时地跟进。

从治疗前景来看,T+A联合局部治疗大有天地。借用孙子兵法的理论,局部治疗把敌方阵营打乱,免疫治疗再上阵冲杀事半功倍。孤军作战显然不够,联合作战才有排兵布阵的可能。当然排兵布阵首先要有兵有将,有足够的治疗手段。

朱向高教授:放疗设备的更新和技术的进步,使其在肝癌的治疗地位逐步上升。放疗作为局部治疗手段,应用最多的还是与其他手段的联合,其中与TACE的联合最多。放疗的应用包括TACE之后的补充治疗、TACE之后的复发治疗、新辅助的放疗、门脉癌栓的放疗、窄切缘的术后放疗等。

关于放疗与免疫的联合,我们的关于体部立体定向放疗(SBRT)的研究发现,8Gy一次的剂量能够使肿瘤坏死凋亡,释放肿瘤抗原,然后激活免疫系统,可能会对免疫有一定的好处。而大于8Gy一次的剂量则可能使肿瘤直接坏死,对免疫并没有太多的用处。韩国的一项回顾性研究发现,先放疗,再免疫治疗,或者免疫治疗的中间加放疗,能看到OS有一定获益。放疗联合免疫的时间顺序和剂量其实还没有一个公认的模式,因为研究的病例数还比较少。

门脉癌栓是影响患者预后的重要因素,今年ASCO公布的数据显示,Vp4患者使用T+A方案的中位OS为7.6个月,比索拉非尼组的5.5个月长2.1个月,但该类患者的OS远差于整体人群。门脉癌栓是放疗比较好的适应症之一,免疫单药或免疫+靶向的起效时间为2~3个月,而放疗起效快,用于癌栓的客观缓解率高,因此以放疗控制局部癌栓再联合免疫治疗,有助于改善OS。

TACE联合系统治疗,合适人群,合适时机

程树群教授:TACE是中晚期肝癌的重要治疗手段,也是肝癌患者最常用的局部治疗手段,在临床实践中,哪些情况下、哪些人群您会考虑TACE联合免疫治疗?比如高危人群?


殷欣教授:介入治疗是中期肝癌的首选标准治疗,但中期肝癌是一个异质性非常强的群体。对于肿瘤负荷比较小的患者,如CNLC分期2A,介入治疗本身往往就可使肿瘤缩小,后续再进行转化切除或局部消融,这些患者可能并不需要联合系统治疗。对于肿瘤负荷偏大的2B期肝癌,尤其是介入治疗当中发现血供不太好的肝癌,或AFP基线水平高者,预计介入效果会不好。这些患者我们认为在经历了标准的超选到位的介入手术以后,如果仍然出现了肿瘤的进展,或介入术后甲胎蛋白短期下降,又快速升高甚至超过50%,或介入治疗以后,部分病灶坏死,但又反复出现新病灶,这样的患者我们会建议早期联合免疫或是靶向治疗。

还有一些患者在治疗初期肝功能良好,但随着介入治疗次数的增加,肝功能储备在逐步下降,我也会建议尽快加用系统治疗,以拉长患者做介入的时间间隔,减少介入次数,在更好地控制肿瘤进展的同时避免肝功能下降,增加接受后线治疗的机会。

陶然教授: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我们外科临床碰到比较多的是肝切除前的转化治疗或降期治疗,或肝移植之前的降期治疗。国内外研究的降期成功率大多在15%到20%。肿瘤负荷比较大者,单用全身治疗很难在短期内降期,局部加全身治疗是一个比较明确的趋势。还有一部分患者虽然达到了R0切除,但是有复发高危因素,还是会采用局部加全身的治疗。术后辅助治疗手段百花齐放。如果肿瘤的生物学行为不佳,或者肿瘤本身有复发高危因素,如病灶个数多、有癌栓、增殖活跃、甲胎蛋白高、 MVI阳性、神经血管侵犯等,会用比较强的辅助治疗,如局部加全身治疗。

张辉教授:TACE的主要适应人群还是中晚期肝癌患者。即使是中期肝癌,也可能已经存在远处的微转移,因此仅用TACE治疗是不够的。对于中晚期特别是晚期肝癌患者,系统治疗应早用。根据我自己做TACE的经验,如下患者要考虑早一点联用系统治疗:①TACE耐受者,即≥2次TACE治疗后评估无效者;②TACE治疗后反复复发者; ③TACE治疗的效果虽然很好,但需要保持良好的肝功能状态和体能状态以承受反复的TACE治疗者;④晚期肿瘤患者,如合并癌栓或远处转移者;⑤局部肿瘤比较大者,如>10cm的巨块型肝癌;⑥需要在短时间内降期者;⑦TACE术后早期复发者。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 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