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CGOG|袁瑛教授:结直肠癌治疗之路——从标准到精准—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1-07-23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6月16日~20日,2021年北京消化肿瘤国际高峰论坛暨中国胃肠肿瘤临床研究协作组(CGOG)年会在首都北京隆重启幕。会议期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袁瑛教授特别接受【肿瘤资讯】采访,具体内容如下。

袁瑛
肿瘤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肿瘤内科主任
教育部恶性肿瘤预警与干预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主要学术兼职:
《实用肿瘤杂志》常务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化疗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常委、遗传学组组长
中国抗癌协会家族遗传性肿瘤专委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协会(CSCO)理事
CSCO结直肠癌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SCO胃癌专家委员会常委
CSCO胰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结直肠肿瘤遗传专委会主任委员
浙江省医学会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
浙江省抗癌协会肿瘤转移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浙江省抗癌协会肿瘤内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青委会主任委员
学术成果:发表文章200+篇,SCI论文100+篇;2018年云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排名第三);2016年第一届中国肿瘤青年科学家奖;2011年浙江省青年科技奖;200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 等奖(排名第四);2003年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排名第一);1997年美国南加洲结直肠外科医生协会奖。2004年入选省“151”人才工程(第二梯队)

转移性结直肠癌精准治疗稳步推进

袁瑛教授:结直肠癌治疗从最初标准的两药化疗到目前根据RAS、BRAF基因状态,微卫星状态以及在后线治疗中根据HER2等生物标志物的分子变化来选择不同的治疗策略,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足以可见结直肠癌治疗正在向精准治疗不断发展。当然,结直肠癌治疗的精准化程度或步伐不如非小细胞肺癌发展迅速,却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稳步推进中。

640.webp (8).jpg

今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公布了多项针对肠癌不同靶点的研究进展,其中KEYNOTE-177研究独占鳌头。继去年ASCO会议上KEYNOTE-177研究公布了无进展生存期(PFS)数据之后,该研究在去年年底又公布了第二次疾病进展或死亡时间(PFS2)数据,今年则公布了总生存期(OS)的数据。根据研究结果,我们可以发现对于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错配修复缺陷(dMMR)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相比传统的化疗和靶向药物联合,使用免疫PD-1抑制剂治疗的双终点即PFS显著提升、OS有提升趋势。因此在此类患者中,免疫治疗的优势十分明显。该研究结论也与今年的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更新完全一致,2021版CSCO指南特别指出,对于MSI-H/ dMMR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无论是一线治疗、二线治疗或三线治疗,都应当优先考虑免疫治疗。另外,今年ASCO会议还公布了抗体偶联药物ENHERTU(DS-8201)用于HER2阳性患者的研究数据,研究结果表明,该药物对HER2 阳性患者,特别是在HER2 免疫组化3+患者的后线挽救治疗中,有较高的有效率。

已经有较多的临床研究数据显示,对于大部分BRAF V600E突变患者,二线及后线治疗可使用BRAF抑制剂联合抗EGFR单抗,对于高肿瘤负荷、肿瘤相关症状特别明显的患者还可在双靶向联合的基础上再增加MEK抑制剂治疗。今年ASCO会议上关于BRAF 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一线治疗领域,FIRE-4.5(AIO KRK-0116)研究头对头比较了BRAF V600E突变型患者中FOLFOXIRI联合西妥昔单抗或联合贝伐珠单抗的疗效。该研究结果显示,主要终点ORR在数值上FOLFOXIRI联合贝伐珠单抗更高(60.0% vs 49.2%),但统计学未达到显著差异;次要终点PFS则是贝伐珠单抗组更优。虽然FIRE-4.5研究只是一个II期研究,但基本还是确定了BRAF V600E突变型患者一线治疗中三药化疗+贝伐珠单抗的地位。当然,该治疗方案还需进一步III期研究验证才能成为标准推荐。

MSS转移性结直肠癌免疫治疗犹待发展

袁瑛教授:微卫星稳定(MSS)转移性结直肠癌的免疫治疗仍在探索阶段。尽管2019年ASCO会议中的REGONIVO研究初步探索了免疫治疗在MSS型结直肠癌中的作用,研究结果给予业界很大信心,在标准治疗失败后的患者中使用PD-1抑制剂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已成为普遍趋势。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但是,自2019年到2021年的两年时间里,ASCO-GI、 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等国际性会议上陆续报道了多项类似的免疫治疗联合抗血管的研究,均为一些单臂的探索性研究,抗血管生成药物包括瑞戈非尼、呋喹替尼、阿帕替尼、仑伐替尼等,PD-1抑制剂包括帕博利珠单抗、纳武利尤单抗以及其他国产PD-1抑制剂等,这些小样本的探索性研究结果并不一致,也并未能重复出REGONIVO研究 33%的后线有效率。尤其是在今年一项北美人群应用纳武利尤单抗联合瑞戈非尼的研究当中,其后线有效率只有7%。此外,在国内做的两项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的研究也未能得出较为一致的结果。因此,上述研究结果也给大家带来了很多困惑,对于这部分患者,免疫治疗联合抗血管的前景如何仍然未明,很难在目前下定论。

在今年的CGOG会议中,个人针对这部分患者的免疫治疗发表了如下观点:MSS型结直肠癌患者采用单独免疫治疗是无效的,这些患者必须通过免疫联合模式来取得疗效。免疫治疗联合抗血管药物的研究结果普遍不一致,这可能与一些药物使用的细节问题相关。例如李进教授研究中呋喹替尼+信迪利单抗方案,呋喹替尼有5mg(连续使用两周停一周)以及3mg(持续使用)两种给药方式,这两者之间的疗效显然存在差异。因此,药物使用细节对其疗效具有很大的影响。

本中心在今年启动了关于RAS突变的MSS型结直肠癌患者的一线治疗临床研究,采用两药化疗联合贝伐珠单抗和信迪利单抗,目前已经入组了13例患者,其中已完成一次疗效评价的6例患者均为部分缓解(PR),这也给予了我们莫大的信心。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3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