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3】【Top Talk】中外大咖共话IMpower010研究,阿替利珠单抗为肺癌辅助治疗带来变革—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1-07-25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在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的Heather A. Wakelee教授报告了首个Ⅲ期免疫辅助治疗IMpower010的初步结果,在完全性切除术后的ⅠB(≥4cm)~ⅢA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阿替利珠单抗对比最佳支持治疗显示出无病生存期(DFS)获益,尤其是在PD-L1 TC≥1%的Ⅱ~ⅢA期患者中,DFS获益更为显著。本期【Top Talk】特别邀请到Heather A. Wakelee教授,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以及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徐嵩教授,围绕“IMpower010研究和早期NSCLC的免疫治疗”进行深入探讨。

周彩存
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肺科医院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执行委员

中国医促会胸部肿瘤分会 主任委员

国际肺癌研究学会董事会委员(IASLC BOD)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非小细胞专委会 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 常委

上海市抗癌协会 副理事长

上海市抗癌协会肺癌分子靶向和免疫治疗专委会 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 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分会 常委

上海市医师协会肿瘤分会 副会长

上海市医学会肿瘤分会 副主任委员

同济大学医学院肿瘤研究所所长

上海市领军人才

图片               
Dr. Heather Wakelee
Professor, Medical oncologist, Thoracic specialist

Professor of Medicine (Oncology), Stanfor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Deputy Director, Stanford Cancer Institute
Division Chief, Medical Oncology, Stanford Cancer Institute
Fellowship: Stanford University Division of Oncology (2003) CA
Residency: Stanford University Internal Medicine Residency (1999) CA
Board Certification: American Board of Internal Medicine, Medical Oncology (2003)
Medical Education: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1996) MD
M. 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Medicine (1996)
A.B., Princeton University, Molecular Biology (1992)

图片               
徐嵩
博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天津市肺癌研究所 副所长兼党支部书记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 肺部肿瘤外科 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医学博士

AATS Thoracic Surgery Training Fellowship 获得者

Mayo Clinic, MGH, UCM和TGH临床访问学者

天津特聘教授 青年学者

天津市高校“中青年骨干创新人才”

天津市卫生计生行业高层次人才“青年医学新锐”

天津市创新人才推进计划 “青年科技优秀人才”

天津市“131创新型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

CSCO“35位35岁以下最具潜力肿瘤医生” 主持国家自然基金2项,天津自然基金重点项目1项,省部级课题4项

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SCI文章40篇,其中IF>10 论文4篇

20次国际学术大会发言或壁报:ESMO, WCLC, MRS, APCC, BHS…

2020年天津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2015年度中国抗癌协会科技奖三等奖 Young Investigator Award: MRS (2016), IMW(2011)

Travel Grant: KALC(2018), FACO(2018), ASH(2010)

中国临床肿瘤协会 (CSCO)   青年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转移专业委员会   青年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防治科普专业委员会   委员 北京癌症防治学会免疫治疗不良事件管理专业委员会   常委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胸外科分会青年   委员

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 肺癌青年委员会   常委 天津医师协会胸外科分会青年   委员

天津市和河北省科技专家库,临床肿瘤学研究基金会评审专家

《Annals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Assistant Editor

《中国肺癌杂志》青年编委

《JCO中文版》肺癌专刊 青年编委

徐嵩教授:IMpower010中,入组了EGFR/ALK阳性的患者,这样设计的原因是什么?

Heather A. Wakelee教授:IMpower010研究设计时,没有任何理由要排除这部分患者,该试验设计时,新药还未出现,因此当时对于这部分患者,并没有其他的标准治疗方案。

EGFR突变NSCLC的情况很复杂,IMpower010所有入组人群中,EGFR突变患者约占11%,亚组分析结果显示,43例PD-L1 TC≥1%的Ⅱ~ⅢA期EGFR突变患者,有DFS的获益趋势,HR为0.57,但95%CI边界值超过1,差异不明显。目前针对EGFR突变患者的辅助靶向治疗Ⅲ期研究均未得出OS阳性结果,只有DFS获益。ADAURA研究可能有所不同,因为其DFS获益非常大。也许EGFR突变伴PD-L1高表达的亚组人群能够从辅助免疫治疗中有生存获益,但结果是否如此目前还不清楚。

周彩存教授:EGFR突变NSCLC的确非常复杂,或许长期吸烟的患者能够从辅助免疫治疗中获益。因此,我们需要分辨哪些患者的PD-L1表达是因为EGFR通路,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哪些不是因为EGFR通路,这是转化研究的重点。而且有些EGFR突变为单一突变,有些则存在共突变的情况,共突变患者或许能够从免疫治疗中获益。

640.webp (17).jpg

徐嵩教授:如何看待免疫治疗对长期生存的影响?IMpower010研究是否有望提升一部分患者的长期生存?

Heather A. Wakelee教授:我们都很看好IMpower010研究能够带来OS获益。根据层级统计学检验,对于PD-L1 TC≥1%的Ⅱ~ⅢA期患者,DFS显著获益且HR为0.66;所有Ⅱ~ⅢA期患者,DFS的HR为0.79,仍然具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接下来我们需要分析所有入组的ⅠB~ⅢA期,目前有DFS的获益趋势,但仍然需要随访,只有当所有人群取得DFS阳性结果后,才能开始分析OS,如何检验这一结果还需讨论。

在PD-L1 TC≥1%的Ⅱ~ⅢA期患者中,两条DFS曲线始终是分开的,治疗持续约12个月,随访时间达到32.2个月,在这中间的20个月随访时间中,两条曲线依然没有重合。我个人很看好阿替利珠单抗辅助治疗能够带来OS的改善,而不仅仅是延长复发时间,DFS对患者很重要,但和治愈是两回事。

周彩存教授:我对IMpower010研究最终会显示OS获益很有信心,纵观所有试验,通过免疫治疗获得DFS并非易事,但我们最终肯定能有OS获益,即使是在小细胞肺癌中,例如CASPIAN研究未显示PFS获益,但OS获益明显,延长有2个月。IMpower010研究的DFS获益非常明显,所以我有信心在1至2年后看到OS获益。阿替利珠单抗辅助治疗组的5年生存率应该会很不错,特别是与辅助化疗相比,因为化疗对5年生存率的改善只有5%。我坚信IMpower010研究未来能够获得OS获益,而且效果要优于化疗。

徐嵩教授:IMpower010研究亚组分析显示ⅢA期患者DFS获益更好,长期的生存结果也会是这样吗?也就是说辅助免疫治疗对ⅢA期患者的疗效优于ⅠB期患者?

Heather A. Wakelee教授:我认为应该注意不要过分解读,但如果真能如此,那肯定很好,我也很希望是这样。ⅢA期患者即使手术和化疗都是最完美的情况下,5年生存率仍不超过50%。而对于ⅠB期患者,是否需要辅助治疗还有争议,当考虑辅助治疗时,理论上而言,手术应该是最有效的手段,但部分患者手术后仍有疾病残留,并且可能复发,分期的意义也在于此。ⅠB期患者基本上通过手术都已经治愈,既然如此,再给他们额外的治疗并不会有什么帮助,我们需要知道哪些患者手术后还需要治疗,哪一种治疗最适合他们。

IMpower010研究中ⅢA期患者获益更多的原因可能在于,这些患者本身复发的风险比ⅠB期患者更高。我们要选择最能够获益的患者,而不是那些已经治愈,获益不大的患者,因为药物都有毒性的风险。能从阿替利珠单抗辅助治疗中获益的患者是符合一定标准的,作为医生,我们要做的就是继续研究新的MRD检测手段,判断哪些患者已经治愈,哪些还需要治疗。

周彩存教授:我也不支持Ⅰ期患者接受辅助治疗,我们只给ⅠB期术后ctDNA阳性的患者进行辅助治疗,ctDNA阳性患者存在复发风险,可以考虑进行辅助免疫治疗。除了疗效,还应当考虑毒性,尤其是经济毒性。因此,我并不建议对ⅠB期术后达到CR的患者使用辅助免疫治疗,应该只用于ctDNA阳性患者。

徐嵩教授:针对早期NSCLC患者,我们是在新辅助治疗阶段,还是在辅助治疗阶段进行免疫治疗?或者术前已经使用免疫治疗,术后是否还要继续?到底哪一种模式最好呢?

Heather A. Wakelee教授:CheckMate-816是一项很重要的研究,因为只有该试验只用了新辅助治疗,其他Ⅲ试验都是新辅助免疫治疗联合化疗+手术+辅助免疫治疗,因此CheckMate-816研究无法直接回答这一问题。在我看来,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减少患者不必要的毒性暴露,同时保证最好的疗效。假设医生判断患者的肿瘤便于手术,那就应该进行手术,然后通过MRD检测判断是否需要继续治疗。而对于肿瘤较大或者已经转移的患者,或许新辅助免疫联合化疗是个不错的选择。我觉得等我们拿到现在正在进行的这些临床试验的结果后,我们会有很多数据需要整理。我个人认为,大部分患者可能会先进行手术,术后判断谁需要额外的治疗,然后给予他们远比过去辅助化疗更好的治疗方案。

周彩存教授:我们在跟患者商量可行方案时,患者最开始通常会想尽快手术,手术是首选。CheckMate-816研究取得pCR阳性结果,但我认为pCR率还不够好,需要实现无事件生存的改善,但现在还没有相关数据。因此,我更倾向于使用辅助免疫治疗,在临床实践中可及性更好。如果我们想了解新辅助免疫治疗的效果,可以参考CheckMate-816研究,如果试验结果显示有巨大的获益,比如无事件生存期或长期生存的改善,那我也会做出改变。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但现在我更倾向于辅助免疫治疗。现在还有很多试验正在进行之中,我们需要等这些试验出结果,然后再判断哪种模式最好,现在还难以给出答案。目前,IMpower010是首个显示了明显DFS获益的Ⅲ期随机对照试验,DFS获益巨大,而且很有可能实现OS获益,我认为阿替利珠单抗辅助治疗在不远的未来很可能成为标准治疗,我们只要等官方批准即可。

徐嵩教授:未来辅助免疫治疗能够彻底替代辅助化疗的地位吗?

周彩存教授:我认为现阶段无疑还是需要辅助化疗,免疫治疗只对PD-L1高表达的患者有效。免疫治疗和化疗有明显的协同作用,化疗后,免疫治疗的疗效可能进一步提升。也许未来我们会发现更好的免疫疗法,比如新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新的联合方案,其疗效要优于免疫联合化疗,那时便可进入无化疗时代,而现阶段无疑还是需要化疗。

Heather A. Wakelee教授:现阶段我们还是需要辅助化疗,其仍然是标准治疗,也确实能够提高治愈率。我相信未来我们能够知道,哪些患者不需要冒额外化疗的风险,就能保证充分的获益,这需要在毒性风险和潜在获益之间权衡。如果未来研究发现只使用辅助免疫治疗就能获得足够的改善,那我认为这是合理的。而当前即便IMpower010中阿替利珠单抗取得很好的DFS获益,我们也不能下不需要化疗这样的判断,因为试验中每一名患者都接受过辅助化疗。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 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