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治愈日记:还原一个真实的日本就医经历!—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1-07-28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在很多人眼里,我是所谓的“人生赢家”,事业小有所成,家庭富足和睦。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些年,我亏欠身体的太多。


今年5月,我渐渐感到自己右耳下方长出了一个肿块,偶尔还有些胀痛,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却给了我一纸“宣判”,医生说这是腮腺肿瘤,要立即手术。

患病后我才知道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手术肿瘤会进展,手术可能有面瘫的风险!

艰苦创业半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我却要面临口眼歪斜的尴尬?听朋友说日本的外科手术技术精湛,于是,我替自己做了主——去日本做手术。

此前,我对日本医疗并没有完整的概念,去日本看病,一是为了降低手术风险,二是为了更好的医疗服务,希望这些琐碎的记事,能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日本就医。

01

2018年6月10日:

忐忑!到日本后的头一夜


两周左右的时间,我和太太办好赴日医疗签,经历2小时40分钟的飞行抵达东京羽田机场。刚下飞机,盛诺一家的陪同翻译就早早等在那里,30分钟的车程后来到酒店休息。


明天就要见日本医生了,我还是有些忐忑的。

这些日子,我和太太通过各种搜索对这种病也了解了个大概。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腮腺肿瘤,属于头颈科肿瘤这个大家族,是唾液腺肿瘤发生率更高的一种。虽然大多数腮腺肿瘤都是良性的,但即使是1%的恶性概率放到自己身上,都是100%的患癌事实。

我右脸上的肿块是良性还是恶性?手术会不会造成面瘫等后遗症?

漫漫长夜,多想无益,明天见了医生一切就都明白了。

02

2018年6月11日:

心安!和日本医生的长谈


第二天一早,陪同翻译老师带我们来到位于东京台场的这家非常著名的日本癌症医院。

640.webp (5).jpg
白色的就诊大楼映衬着东京初夏的蓝天,医院不大,病人不少,医生们小跑着到指定的地方接听电话,患者们安静地等待叫号器响起,一切井然有序、安静和谐。

在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之后,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医生,一位年纪在50岁上下的日本外科手术专家,我叫他铃木医生。

接下来,他带给我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我不幸被确诊为恶性肿瘤,好消息是我很有可能治愈。

“根据我们的检查,我们初步判断你的病情是腺泡细胞癌,目前手术是有希望治愈的方式。”铃木医生拿出一张人面部神经分布的图纸,一边比划,一边描述:

“面神经出颅后就在腮腺里分成5个分支,穿行于腮腺中间,腮腺手术将不可避免地触碰面神经和肿瘤组织,因为手术的成败直接影响着外貌和面部的活动,因此,我们会尽可能地保护面部神经,并干净地切除掉肿瘤。”

切掉一部分面神经,会不会造成面瘫?对于我尤其关心的问题,铃木医生拿出了他的“绝招”:为了使面部看起来自然一些,外科手术的同时将做神经重建术。

接下来,铃木医生详细描述了术后可能需要做神经重建的三个部位(眉毛、脸颊、眼睑),和各自的重建方式。

近两个小时过去了,铃木医生图文并茂的讲解,让我头一次了解到这个手术的复杂性和日本医生团队对这台手术的信心。

至此,我心安了。

03

2018年6月18日:

敬佩!细致入微的术前准备


一周后,我住进了医院,准备第二天的手术,预计术后要住院两周。

这家日本医院要求翻译24小时陪同,所以语言交流上并没有什么障碍。

国际部的护士和声细语地对我讲解住院前说明。比如:住院期间保健品不要吃,尽量不要感冒发烧,我从国内带来的降糖药(我有多年的糖尿病史)需要被院方收走,三餐前再由护士送来,到出院为止进行统一管理。

当天,我的血压125/84,脉搏87,血氧饱和97%,护士微笑着地对我说,测试结果显示我患褥疮几率很低。

接下来,护士小姐帮我把右耳旁边及鬓角处的头发剪掉,为手术做准备,齿科医生为我安排了洗牙,据说这可以降低术后感染几率。



接下来,外科、麻醉科、整形科手术担当医生们开始轮番“教育”我,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做术前说明。

麻醉师前后来了两次,大概花了2个小时,详细了解了我的病情、用药经历,及过敏史等情况。对日本人的细致我早有耳闻,现在才有体会,日本医护人员的敬业和认真负责,让人很感动、敬佩!




手术前,我填写了一张表格,目的是进行心理和生理自我评估中。在压力一栏中,我的评估值为3,看来压力还是有一些的。

晚上21点之后,我便不可以再进食了,只能喝医院提供的OS-1和补充电解质和热量。

用栓剂泻药最后一次排便,服下护士开的安眠药,困意很快袭来。

我对自己说,明天就要开始战斗了,我准备好了。

04

2018年6月19日:

战斗!一场三科联动的手术


早上七点,负责手术的肿瘤科、外科、整形科医生和护士们环绕着我,把我送进手术室。

静静地躺在手术床上,护士反复核对着我的姓名和病情,不知不觉间,我渐渐没有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已经被送回病房,睁开眼,太太和翻译老师正微笑着看着我。从他们口中,我清楚地明白了我的手术情况:


首先,一切按原计划进行,手术非常顺利;


第二,腮腺全部摘除,面神经覆盖在肿瘤之上,医生只切断了从嘴角延伸到脸颊的一根神经;


第三, 面神经重建术只在上眼睑处埋设了一根金属条,以利于眼睛闭合。为了让我的创伤更小,医生并没有从腿部取筋膜,也没有做用筋膜支撑面部的重建术。面部会出现暂时的面瘫,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恢复。


第四,是个难得的好消息,术中快速病理结果显示,没有发现断端处有癌细胞、也没有发现有淋巴结浸润,因此,没有做淋巴节廓清。


第五,和术前的诊断一样,腮腺腺泡细胞癌,这就是说一般不会转移,但容易局部复发,术后需要定期观察。


看来,我的运气没有太差,现在我只感到右脸上的疼痛,人工呼吸管让喉咙处堵得慌,颈部插着引流管,总有异物感。

护士说,我的痛感指数为4,在使用了止痛栓剂之后,我又沉沉地睡去。

05

2018年6月20日:

神速!良好的术后恢复


术后头一天,我便感觉好多了。痛感、胸闷等症状好转,牙床有些痛感,口腔咬合时无痛感有但有异样感。

今天的颈部引流液为40cc , 上次是80cc,减少了一半。护士说,明天后天量还会逐渐减少,慢慢就可以撤掉了。

护士每隔半小时来量体温、血压,询问情况。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铃木医生过来看望我,他说我的手和脚可以随便活动,姿势也随时可以变换,还可以抬高头部和背部,最高可以抬到30度。一边说一边帮我调高了一些,我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铃木医生鼓励我下地活动,他说坚持一下,会慢慢好起来的。

有了医生的鼓励,我信心百倍。护士来帮助我擦身、拔掉尿管、换睡衣、下床活动。太太扶着我走到二楼做了X光片。

我坚持着自己刷好牙,确认喝水不呛之后,铃木医生允许我可以进食。久违的午餐,我把一碗厚粥都喝完,主菜炖鱼也全部吃光,只剩了一些沙拉和煮红薯。




尽管右边太阳穴有胀痛感,牙龈也时不时疼痛,但我可以和医护人员们聊天了。大家看到我恢复得这么快,都为我高兴。

06

2018年6月22日:

关怀!无微不至的医疗服务


这是术后第三天,巡房医生查房,告诉我我的头颈部伤口愈合良好,术后恢复顺利。

今天是我术后头一次淋浴。太太正担心着洗发水会进入右眼和碰到伤口,护士就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她建议我去洗发室由护士帮忙洗发,颈部以下在房间自己淋浴,淋浴后更换上颈部透明创可贴即可。

很快,营养科医生来了,因为我的嘴还张不大,右边咬动还是不如意,大一些的食材不便入口不便咀嚼,食物纤维易塞牙。

根据我的情况,营养师说:他会根据每天食材的搭配不同的种类,肉类可以换成豆腐或鱼类,水果可以调换成我喜欢的鸡蛋(或温泉蛋或鸡蛋豆腐)。为了便于食材入口咀嚼,可以改换调理方法,将食材切得小一些做的软一些,先试吃几次;假如还不行,还可以用搅拌机将食材做得更易入口。




由于我的血糖偏高,营养师还特别嘱咐,太太带来的牛奶可以喝,但尽量在吃饭时喝。餐中配的香蕉量少,吃后不会影响血糖,可放宽心吃。

有过国内住院经历的人都知道,往往是一人住院,全家忙乎。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但在日本医院,家属们不必太过操心,而患者们只需要好好配合医护人员,在科学、专业、健康的氛围中实现身体的康复大计。

07

2018年6月28日:

完美!我和面瘫说拜拜了


今早上测体重,我竟然意外地发现自己长了五六斤,这是一个好的信号,说明我正在恢复。

铃木医生特别在下班前来探望我,让我和太太感动不已。对于我疑惑的一些问题,铃木医生都耐心地解释了:


  1. 右脸麻木。是因为刚做完手术,暂时现象。一般在6-9个月后会恢复正常。

  2. 嘴张不大,会痛。是因为张嘴会牵扯到伤口,两周左右就不会痛了。不用勉强张大嘴,但是也不能因为怕痛就不张嘴,久不张嘴就张不开了。

  3. 太阳穴的地方胀、一跳一跳的痛。是因为手术伤口一直延伸到耳朵上部,是伤口痛。


我和太太一齐问铃木,“目前的恢复状况怎么样?”,铃木医生说“很正常、很顺利”,听到这个答案,我们高兴极了。

随后,整形科的手术担当也来查房,他告诉我眼角的红肿不用担心,是伤口恢复过程中血液在眼角淤积造成的,右眼术后闭合得还算不错。




我和整形医生开玩笑说,我的右眼以前是内双,手术后加上金属条变成外双了,这可怎么办?

整形科医生笑笑说,大概1~2个月后可以取出金属条,右眼伤口消肿后,眼睛大小会恢复到跟左眼相近的状态。

果然,几天后,我的右眼睛消肿了很多,基本可以完全睁开,也能自己闭合。我不得不感叹日本外科手术的技艺精湛,化解了我最担心的尴尬。

看来,我可以和一直担心的面瘫彻底说拜拜了。

07

2018年7月2日:

别了,我的日本医生朋友们!


今天是我住院的最后一天,护士小姐照例来查房。她再一次通报了我的情况:体温36.5、血压125/95,血氧饱和度99,餐前血糖餐前血糖98(5.4),一切正常。

短短几日的相处,我早已习惯了配合护士们的工作。我在她的安排下,进行着我出院的最后准备。

在齿科诊察,医生称赞我的牙齿刷得洁净到位,并给我做了牙齿清洗,后又推荐了适合我的牙刷用具和口腔湿润喷剂。

铃木医生帮我进行了颈部刀口拆线,他再次和我握手恭喜我就要出院了。并告诉我,出院后的注意事项:


  • 除了避开吃酸的食物外,吃饭咀嚼时要注意不要咬了腮帮子。

  • 每天沐浴后用優肌絆贴在伤口处,一天一次,需要贴2~3个月。

  • 面部不需要特意做按摩、运动等,等待自然恢复。


最后他告诉我,我的复查时间是出院后的2-3周,并给我开好了一个月的药物。




我和医生、护士们一一握手,感谢他们在两周时间内所给予我的所有帮助,尽管语言不通,但这跨越国籍的友谊是如此珍贵!

这就是我赴日本治疗的全部经历,两周时间,几十万人民币的花费,也许很多人对日本医疗还不了解,但在我看来,这是生命中正确的选择。





本文转自肺癌康复圈(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5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