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8】【2021 ESMO】妇瘤4项LBA研究汇总,从免疫治疗、抗血管生成联合治疗、PARPi以及生物标志物进行全面分析—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1-09-23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是最具影响力和权威性的全球顶级临床肿瘤会议之一。2021年ESMO年会已于9月16日~21日以全球虚拟网络会议的形式召开。本文汇总了ESMO会上妇科肿瘤的4项重磅研究,小编为您展现详细情况。


随机、双盲、III期KEYNOTE-826研究:评估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 vs. 安慰剂联合化疗用于复发、持续及转移性宫颈癌患者的一线治疗(LAB 2)



研究背景

帕博利珠单抗(pembro)在既往接受过治疗的PD-L1阳性晚期宫颈癌患者中显示出疗效。在KEYNOTE-826研究(NCT03635567)中,我们评价了pembro联合化疗(chemo)±贝伐珠单抗(bev)治疗复发、持续或转移性宫颈癌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方法

既往未接受过全身化疗(允许既往接受过放射增敏化疗)且不适合根治性治疗的持续、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成年患者按1:1随机接受pembro 200 mg或安慰剂Q3W治疗≤35个周期,联合化疗(紫杉醇 + 顺铂或卡铂)±bev。根据诊断时的转移状态、计划使用bev的情况和PD-L1联合阳性评分(CPS)对患者进行分层。双重主要终点是研究者审查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PFS和OS,在PD-L1 CPS≥1、所有来访者和CPS≥10人群中依次检验。所有数据均来自方案规定的首次中期分析(2021年5月3日数据截止日期)。



研究结果

2018年11月至2020年1月,617例患者随机接受pembro + 化疗(n=308;63.6%联合贝伐单抗)或安慰剂 + 化疗(n=309;62.5%联合贝伐单抗);548例(88.8%)患者的PD-L1 CPS≥1,317例(51.4%)患者的CPS≥10。在CPS≥1、所有到访者和CPS≥10人群中,Pembro + 化疗显著改善了PFS和OS(见下表)。无论是否使用bev,均观察到pembro + 化疗获益。pembro + 化疗组≥3级AE的发生率为81.8%,安慰剂 + 化疗组为75.1%。最常见的≥3级AE为贫血(30.3% vs 26.9%)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12.4% vs 9.7%)。




结论

无论患者PD-L1是否表达为阳性以及既往是否联合使用过bev,Pembro + 化疗均可为持续、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的PFS和OS带来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改善,连同可管理的安全性数据。这些研究数据均表明,pembro + chemo ± bev或可成为该患者人群的新标准疗法。

EORTC-1508研究:一项贝伐珠单抗 vs. 阿特珠单抗+贝伐珠单抗联合乙酰水杨酸或安慰剂治疗复发性铂类药物耐药卵巢、输卵管或原发性腹膜腺癌II期、随机、多中心研究的主要结果(LAB 32)



研究背景

抗PD-1/L1抗体单药治疗在卵巢癌中的疗效有限。我们假设阻断VEGF和前列腺素E2(PGE2)可以逆转内皮屏障,允许T细胞浸润,随后通过PD-L1阻断激活T细胞。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这是第一项抗PD-L1抗体阿特珠单抗(ATE)联合贝伐珠单抗(BEV)和不可逆COX1/2抑制剂乙酰水杨酸(ASA)的研究。



研究方法

铂耐药卵巢癌(PROC)患者随机接受1、BEV(15 mg/kg q3w);2、ATE(1200 mg q3w)+ 安慰剂(P);3、ATE(1200 mg q3w)+ ASA(320 mg/日);4、BEV(15 mg/kg q3w)+ ATE(1200 mg q3w)+ P;5、BEV(15 mg/kg q3w)+ ATE(1200 mg q3w)+ ASA(320 mg/日)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组2和组3在III期研究结果表明PD-L1抑制剂单药治疗的疗效不佳后提前关闭。采集强制性活检(治疗前和第3周期前)和连续血样。主要终点为6个月时的无进展生存率(PFS-6)。次要终点包括耐受性、PFS、缓解率(RR)和至首次后续治疗的时间(TFST)。



研究结果

122例患者接受随机化入组分配:BEV(33);ATE + P(11);ATE + ASA(13);BEV + ATE + P(32);BEV + ATE + ASA(33)。中位年龄63岁(36~82岁);84%≥3种既往治疗。39/52例(75%)接受治疗的患者(第1~3组)在进展时至BEV + ATE交叉。PFS-6率(ITT)分别为22%、9%、23%、25%和25%。中位PFS分别为2.3、2.1(HR 1.78,0.89~3.58)、2.2(HR 0.95,0.49~1.85)、4.1(0.84,0.50~1.38)和4.0个月(0.81,0.49~1.34)。RR:分别为10%、0%、9%、19%和15%。含BEV + ATE组的中位TFST最长(3.0、2.4、1.8、5.3和5.8个月;P < 0.001)。3/4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分别为48%、10%、36%、32%和30%。



结论

在BEV + ATE中加用ASA未改善疗效。与BEV或ATE(+/-ASA)组相比,BEV + ATE联合治疗在数值上改善了PFS和TFST,值得进一步探索。目前本研究正在进行转化分析,以确定临床获益的生物标志物。

OReO/ENGOT Ov-38 IIIb期研究:既往接受过PARP抑制剂(PARPi)治疗的卵巢癌(OC)患者行奥拉帕利维持治疗再挑战(LAB 33)



研究背景

OReO/ENGOT Ov-38(NCT03106987)是第一个评估PARPi维持再挑战的随机、双盲、III期研究。



研究方法

研究中患者患有非粘性铂敏感性复发性(PSR)OC、既往接受过1线PARPi维持治疗、并对最近铂类药物化疗(PBC)有反应。入组BRCA1/2突变(BRCAm)(一线治疗≥18个月[m][1L]或既往PARPi暴露≥12 m 2L +[PPE])和非BRCAm(≥12 m 1L或6 m 2L + PPE)队列的患者接受随机分组(2:1;按既往贝伐珠单抗[是vs否]和既往PBC线数[≤3 vs≥4]分层),接受奥拉帕利(O)片剂(300 mg bid[或250mg,如果300mg例既往不耐受])或安慰剂(P)治疗,直至疾病进展。主要终点为研究者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RECIST v1.1)。



研究结果

112例患者随机分配至BRCAm队列(O:n=74;P:n=38);108例患者随机分配至非BRCAm队列(O:n=72;P:n=36)。患者既往接受过大量治疗,93%(BRCAm)和86%(非BRCAm)既往接受过≥3线任何化疗(其他基线特征见表)。在BRCAm队列中,中位PFS为4.3(O) vs 2.8(P)m(风险比[ HR ] 0.57;95% CI 0.37~0.87;P=0.022);6个月时PFS率(Kaplan-Meier法)为35% vs 13%,12个月时为19% vs 0%。在非BRCAm队列中,中位PFS为5.3(O) vs 2.8(P)m(HR 0.43;95%CI 0.26~0.71;P=0.002);6个月时的PFS率为30% vs 7%,12个月时为14% vs 0%。将按HRD状态列出非BRCAm患者的亚组分析。15%的O患者和5%的P BRCAm患者以及21%的O患者和8%的P 非BRCAm患者发生了≥3级不良事件(AE)。3%的BRCAm患者和1%的非BRCAm患者因AE中止O治疗,而无P患者中止O治疗。

640.webp (3).jpg



结论

OReO/ENGOT Ov-38研究首次公布PSR OC患者中PARPi再挑战的数据。该研究达到其主要PFS终点。无论BRCAm状态如何,与P相比,维持O显著改善了PFS。一部分患者获得了临床相关的长期获益。安全性与已知的O特征一致。

NRG-GY004的生物标志物分析:同源重组缺陷(HRD)与复发性铂敏感性卵巢癌(PSOC)患者接受奥拉帕利或西地尼布和奥拉帕利 vs铂类化疗的III期研究临床结果的相关性(LAB 34)



研究背景

HRD与PARP抑制剂(PARPi)疗效改善相关,但HRD与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PARPi之间的相互作用尚不清楚。我们探索了NRG-GY004中HRD和临床结果的几种指标(Liu,ASCO 2020)。



研究方法

NRG-GY004是一项随机3期研究,旨在PSOC中评估奥拉帕利(olap)或西地尼布+奥拉帕利(ced/olap)对比铂类化疗(chemo)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BROCA-HR是一种靶向下一代测序检测方法,可识别生殖系和肿瘤DNA上88个DNA修复或相关基因的所有突变类别。使用单核苷酸多态性的等位基因比率计算杂合性缺失(LOH),作为亚染色体丢失的一部分。通过标准统计方法评价临床结果、同源重组修复(HRR)突变状态和LOH之间的相关性。



研究结果

在565例随机化患者中,491例患者的BROCA-HR可评价。323例患者的核心HRR基因为野生型(HRRwt),147例为突变型(HRRmt),21例为不可评估(NA)。> 90%的HRRmt为BRCAmt。147例患者的LOH较低,79例较高,265例NA主要是由于肿瘤含量不足。在所有患者中,HRRmt具有预后性(中位PFS 13.7 vs 8.3个月HRRwt;HR 0.41,P< 0.0001)。在HRRmt患者中,化疗、olap和ced/olap的中位PFS分别为12.3、13.1和20.4个月,olap至化疗的HR为0.78(95%CI 0.48~1.27),ced/olap的HR为0.55(0.32~0.95)。在HRRwt患者中,化疗、olap和ced/olap的中位PFS分别为9.0、6.4和8.5个月,olap的HR为1.56(1.15~2.12),ced/olap的HR为0.93(0.68~1.27)。HRR状态可预测olap vs化疗的缓解情况(P=0.0176),但不能预测ced/olap vs化疗的缓解情况(P=0.1009)。校正BRCAmt后,LOH不是独立的预后因素。LOH高患者化疗、olap和ced/olap的中位PFS分别为10.6、8.5和12.2个月,LOH低患者分别为8.1、6.3和8.4个月;与化疗相比,LOH状态不能预测olap或ced/olap缓解。



结论

在NRG-GY004研究的患者中,HRR状态由BRCAmt驱动,与总体预后相关,并可预测olap vs 化疗的缓解情况。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 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