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2】紧跟热点,思维碰撞——乳腺癌青年医师沙龙隆重举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1-11-10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为提高乳腺癌诊疗水平,加强青年医师队伍建设,2021年10月25日, “中国乳腺癌青年医师沙龙”系列项目首场会议隆重召开。会议邀请到多位乳腺癌诊疗领域青年专家共聚云端,梳理乳腺癌治疗领域热点问题,切实提升青年医师诊疗水平,期待最终使更多患者受益。

大会主席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范蕾教授开场致辞,表示很荣幸有机会进行线上交流,乳腺癌治疗药物和临床研究已经得到高度发展,希望有年轻医师搭建学术平台进行思想碰撞,将热点问题以沙龙形式进行讨论,分享观点。

本次参会学者包括辽宁省肿瘤医院井明晰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李俏教授,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徐菲教授和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赵兵教授,就HER2+脑转移患者的治疗选择和抗体偶联药物(ADC)在三阴性乳腺癌(TNBC)中的治疗前景进行讨论。

640.webp (5).jpg

HER2阳性脑转移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和ADC药物各自优势及选择考量

井明晰教授:目前抗HER2+治疗药物包括大分子单抗,小分子TKI以及ADC,各有优势,然而专门针对脑转移的治疗数据欠缺,尚无大样本高级别证据。因此,目前对于HER2+脑转移患者依旧按照指南标准进行治疗。CLEOPATRA研究虽然没有纳入脑转移的人群,但事后分析显示双靶治疗推迟了脑转移出现时间。小分子TKI的证据多为小样本2期研究,客观反应率(ORR)在40-60%左右,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多为5~6个月,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吡咯替尼在既往未经TKI治疗的人群中能得到更好的ORR和PFS。ADC药物T-DM1治疗脑转移患者的中位PFS同样为5~6个月(EMILIA和KAMILLA),但生存期(OS)接近27个月。初治HER2+无症状脑转移患者(伴颅外病灶)首选双靶联合化疗,对于单抗耐药患者,小分子TKI是良好选择,T-DM1也是可选策略。HER2CLIMB研究显示Tucatinib+曲妥珠单抗+化疗三联疗法有效性得以提高,DS-8201治疗脑转移患者的ORR可达到接近60%,对于脑转移患者是有前景的治疗,但是国内尚不可及,暂时还不能影响临床实践。

范蕾教授:由于血脑屏障的存在可能会限制药物疗效,是否考虑放疗?

井明晰教授:使用放疗可能有助于增加药物治疗有效性。临床上通常根据患者是否存在临床症状进行选择,如果存在脑转移症状则放疗,无症状可以先药物治疗,观察症状变化,必要时加用局部治疗。

赵兵教授:晚期HER2+患者首选双靶治疗,但是临床实践中也会使用TKI,如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方案。放疗的作用还不明确,临床上还是希望尽量推迟放疗时间以免出现认知障碍等不良反应。一线抗体治疗进展后,有症状患者应考虑放疗,同时放疗联合靶向治疗可能具有增敏作用。三线治疗应选择可控制胞外和胞内结构域的药物联合,联合大分子和小分子TKI药物,并更换化疗药物为优替德隆,艾立布林等,保证颅内颅外的全面控制率。三线以上治疗可做个体化选择。

徐菲教授:初治HER2+脑转移患者有效率相对较低,对抗HER2治疗具有耐药性。是否可穿透血脑屏障的决定因素除了分子大小外还涉及药物理化特征,有证据的药物包括卡培他滨,依托泊苷等。耐药后可以考虑联合治疗策略,但应注意耐受性。对于局限病灶,放疗地位牢固。脑转移患者可能具有特定基因变异,根据基因特征进行治疗是未来的治疗思路。治疗的排兵布阵涉及既往用药史和颅内颅外病灶情况等,大小靶的组合可能是更为有效的治疗方式,使用过程中应考虑可及性问题。

范蕾教授:如何预测脑转移高危患者是需要解答的问题。脑转移还存在很大为满足的临床治疗需求,抗HER2治疗关键,临床上还在寻找更为敏感的治疗方式。TKI和ADC都是脑转移患者的治疗选择,但是TKI多用于抗体治疗进展后,一线是否有效还需要验证。另外,联合治疗方式也是一种选择,ADC联合TKI还需要更多临床研究数据。放疗应做好功能保护。

ADC在TNBC中的治疗前景

范蕾教授:今年中国抗癌协会指南将TNBC患者进行人群区分,分为缺乏明确靶点和具有靶点的患者,后者包括PD-L1 CPS≥10,BRCA1/2胚系突变,Trop-2等。TNBC患者的治疗应该如何排兵布阵?

李俏教授:免疫治疗,PARP抑制剂和ADC药物是治疗TNBC前线最可能应用的药物。免疫药物具有筛选标志物,并已经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一线治疗的PFS达到新高度,因而是优选治疗。ADC药物戈沙妥珠单抗不需要选择靶点,但是目前缺乏前线数据,期待冲击一线治疗数据。PARP抑制剂在铂类后的有效率如何还有待解答,其中携带BRCA突变的患者较少,同源重组缺陷(HRD)阳性有助于扩大获益人群。免疫联合ADC等联合策略具有前景。对于HER2低表达的TNBC,DS-8201具有较好作用。

井明晰教授:治疗选择受到药物可及性影响。如果不论可及性,则具有明确靶点的药物是首选。晚期一线免疫联合化疗是PD-L1 CPS≥10患者的最佳选择,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具有良好生存优势。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PARP抑制剂的获益主要集中在gBRCA突变患者,其单药在TNBC患者中位PFS仅为6~8个月,稍差于激素受体阳性者,与含铂双药化疗相当;一线OS优于单药化疗,但缺少与含铂双药的对比。TCb基础上加PARP抑制剂能延长2个月的PFS(BROCADE3),但OS获益还不明确。对于PD-L1 CPS≥10同时携带gBRCA突变患者,选择治疗时应考虑患者一般状况,可耐受化疗的首选免疫联合化疗,不能耐受化疗的可使用PARP抑制剂。戈沙妥珠单抗基于PFS和OS的显著获益,已成为晚期二线以上患者的标准治疗。

赵兵教授:目前TNBC的治疗还是以铂类为基础。PD-L1检测可富集前线免疫治疗获益患者,后线治疗可不做检测。临床还发现小剂量抗血管TKI对于部分局部复发患者疗效良好。目前临床上一线使用含铂双药化疗,二线使用免疫药物,三线可考虑联合抗血管生成TKI,后线可使用优替德隆,PARP抑制剂等。戈沙妥珠单抗具有良好后线数据,研究发现Trop-2表达水平和疗效具有相关性,将来研究需要回答是否进行Trop-2筛查。一些新的标志物如CD47和免疫相关生物标志物的作用值得探索。

井明晰教授:对TNBC进行精准分类是未来发展方向,应始终致力于用最小代价带来生存获益。

会议最后,范蕾教授进行总结,表示本次沙龙就HER2脑转移患者的治疗和TNBC患者治疗选择等问题进行讨论,精彩纷呈,火花不断。今后将继续借助学术平台开展临床研究,探讨热点问题。期待下次再见。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