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承志教授:双免先驱,安然处之——O+Y方案为患者生命保驾护航—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1-12-08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肿瘤免疫治疗进入2.0时代,PD-1抑制剂联合CTLA-4抑制剂的双免治疗已进入多个瘤种的治疗,如基于CheckMate 743研究的结果,FDA批准纳武利尤单抗(O药)联合伊匹木单抗(Y药)用于未经治疗、无法切除的胸膜间皮瘤(MPM)患者,2021版《CSCO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临床应用指南》也将该方案写入MPM的一线治疗推荐。与单免治疗相比,双免治疗因对双免疫检查点通路的阻滞有其疗效上的优势,但双药的毒性也自然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那么在双免治疗的应用过程中,如何做好用药管理,达到疗效与安全性的最佳平衡?《肿瘤资讯》特别邀请到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周承志教授,就这一话题进行专访。

周承志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临床管理部副主任
呼吸与危重症学科副主任
呼吸五区(肿瘤一区)主任
肿瘤中心主任助理
中华医学会呼吸分会肺癌学组副组长
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分会肺癌工作组委员
中国呼吸肿瘤协作组(CROC)秘书长兼青委副主委
中国肺癌防治联盟青委及免疫治疗委员会副主委;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青委及患教委员会委员
广东省胸部肿瘤疾病学会肿瘤危重症专委会主任委员
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肺癌分会主任委员
广东省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肺癌学组副组长
广东省医学会肺部肿瘤学分会副主委
广东省医师协会肿瘤内科分会副主委

O+Y组合“刚柔并济”,为疗效及安全性“保驾护航”

周承志教授:O+Y双免治疗进入临床以后,如何达到高效低毒成为我们临床医生的关注重点。根据之前在黑色素瘤中的研究数据,我们发现伊匹木单抗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发生率和疗效呈剂量相关性。之后在非小细胞肺癌和食管癌的一系列研究中,我们发现纳武利尤单抗3mg/kg Q2W 或360mg Q3W联合伊匹木单抗1mg/kg Q6W的治疗组合能在疗效和不良反应间达到较好的平衡。恶性胸膜间皮瘤(MPM)中的研究也同样采用了该剂量方案。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在武利尤单抗+伊匹木单抗获FDA批准恶性胸膜间皮瘤(MPM)一线治疗适应证的关键性CheckMate 743研究中,该方案较化疗显著改善患者生存并延长缓解持续时间(DOR),中位总生存期(OS)为18.1个月 vs 14.1个月,中位DOR为11.6个月 vs 6.7个月。

我们发现,这种剂量方案的纳武利尤单抗+伊匹木单抗与纳武利尤单抗单药相比,不良反应谱类似,整体安全性可控,但需注意某些特殊的≥3级不良反应如肠炎、内分泌毒性、肾炎/肾功能不全和皮疹发生率会稍有增加。因此在具体的不良反应谱上我们要区别对待,这样才能更好地处理不良反应,为患者的生命“保驾护航”。

640.webp (11).jpg

双免irAE“有迹可循”“有路可返”,患者生活质量可获改善

周承志教授:那么与其他一线治疗相比,双免疫治疗的不良反应是否明显增加?这是我们临床医生最担心的问题。

我们发现双免对比单纯化疗,TRAE发生率相似,但不良反应谱有区别,如化疗的血液毒性和消化道毒性发生率更高,双免治疗的血液毒性非常低,消化道毒性以腹泻为主,与化疗引起的恶心呕吐不同,此外,双免治疗的皮疹反应也更突出一点。

我们也发现,在这个免疫2.0时代,所有免疫联合方案中,双免治疗的安全性总体来说较好。2021年王洁教授团队发表于JTO关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免疫联合治疗的网状meta分析显示,安全性方面,无论是任何级别的不良反应还是≥3级不良反应,双免方案均更有优势。来自于不同的非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研究的数据对比发现,双免治疗较免疫联合化疗和双免联合化疗的≥3级TRAE发生率更低,导致停药的不良反应发生率也更低,当然该对比为非头对头比较。

免疫相关不良事件(irAE)在治疗期间及治疗后任何时间都有可能发生,大部分重症irAE发生时间集中在前3个月;不同免疫治疗方案irAE的缓解时间不同,不同irAE的中位缓解时间大多在3个月左右。如能积极重视、早诊早治,大部分患者都能在2个月之后缓解。回顾性的大样本研究告诉我们,6个月之后基本很少再出现严重的irAE。值得指出的是,内分泌毒性持续的时间较长。因为有时候内分泌毒性哪怕达到3、4级,我们也可以继续挑战免疫治疗,而且内分泌器官损伤可以用相应的激素替代疗法去维持功能。因此内分泌毒性的缓解时间长一点并不可怕,一般来说内分泌毒性很少导致5级致死事件。


不轻敌,不惧敌,双免治疗方案不良事件管理“有据可依”

周承志教授:临床上,我们要重视双免irAE的处理,参考现有的免疫相关不良反应管理指南和共识,遵循毒性分级管理原则。具体的分级管理策略是:1级不良反应暂停用药;2级停药后以小剂量的激素治疗;3~4级的事件要高度重视,如处理不当,有可能会进展为5级事件。

免疫治疗相关严重不良反应有两个特点:一是突发性,irAE不像化疗所致的骨髓抑制那样,与疗程和剂量具有明显相关性,重度irAE更多是突发的。二是可逆性,重度irAE如能早诊早治,往往大部分可以恢复正常,可逆性非常好。当前,免疫药物上市的时间还比较短,临床的应用经验不足,对irAE的处理容易出现两个极端:一是轻视,由于症状不典型,医护人员不予重视,如果找不到主管医生,其他相关学科,比如急诊科大部分医务人员现阶段对irAE还没有认识,导致患者不能得到及时诊治,错过了黄金抢救时机;二是过分恐惧,某些医生由于一开始就遇见了5级事件,这种压力会导致他们在后续处理irAE时,过度使用激素或免疫抑制剂,结果患者出现继发严重感染,甚至影响患者的生命。这两种极端都应该避免。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目前,irAE相关指南共识对临床的指导还达不到精细的水平,未来,irAE的处理应该朝着精准的方向去把控疗效和不良反应之间的平衡,让患者活得更长、活得更好。现在,很多的研究和荟萃分析都告诉我们,至少低等级irAE与OS延长显著相关,重度irAE则无相关性,这个应该辩证看待。个人认为重度irAE患者如能抢救成功,后续即使停止或者只需要给予温和的肿瘤治疗,患者也能活得很好。关键是重症患者要能抢救过来,避免由3、4级进展为5级事件。


我们要高度重视免疫治疗前3个月irAE的发生,越重的irAE往往发生越早。我们更要高度重视3级及以上重度irAE的处理,≥3级irAE要强调标本兼治。治本就是以激素为代表的免疫抑制剂的应用,治标就是相应脏器的支持治疗,包括氧疗、人工肝和人工肾、起搏器、营养支持等,把脏器保护好。同时,我们也要知晓,CTLA-4抑制剂和PD-1抑制剂出现的irAE有不同的系统倾向,PD-1抑制剂更常见肺炎、肌痛、甲减,CTLA-4抑制剂更常见肠炎、垂体炎、皮疹等。双免疫与免疫单药的毒性谱差异不大且有很多重叠,在管理上需各有侧重,对于较常发生及较严重的irAE应多关注。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