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终盘点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少见突变治疗进展—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1-12-29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最近十年,随着二代测序技术、肿瘤相关信号通路的研究及相应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研发不断深入,更多治疗靶点被发现,针对肺癌少见驱动基因突变如ALK、ROS1、BRAF、MET、RET、KRAS、NTRK、HER2等也有了新的药物进入临床,并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非小细胞肺癌少见突变的治疗格局正在经历革命性的变革。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世界肺癌大会(WCLC)、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等肺癌领域的大会相继结束,大会针对肺癌领域有不少颇具亮点的报告,在此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韩宝惠教授为大家梳理2021年少见突变靶向治疗的进展。

韩宝惠 教授
主任医师 博士生导师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中华肺癌学院执行院长
CSCO执委,CSCO肿瘤血管靶向专委会主委
亚太医学生物免疫学会肿瘤分会主委
上海市领军人才、优秀学科带头人
上海市抗癌协会副理事长
上海市医学会肿瘤靶分子专委会副主委
上海市医师学会呼吸学会副会长
从事呼吸内科临床诊治数十年,具有丰富的肺部肿瘤诊断鉴别经验。擅长肺癌诊断、鉴别诊断、多学科治疗,对肿瘤生物免疫及靶向治疗研究具有特长;目前致力于肺癌的诊断、多学科治疗及肿瘤生物免疫靶向治疗的新技术研究。
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Lancet Oncology,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JAMA Oncology,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等国际顶级杂志发表多篇文章。
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近五年以第一负责人承担国家级课题2项,市级课题4项,局级课题1项。曾获得局级以上各类医学奖项共9项,其中,以第一完成人获得上海市医学科技二等奖1项、上海市医学科技三等奖1项、上海市卫生局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

一、ALK

NSCLC患者中ALK基因重排的发生率为3%~7%,其中最常见的重排形式是EML4-ALK,临床上常见于从未/少量吸烟、50岁左右的肺腺癌患者。自2007年首次发现EML4-ALK基因至今,已有多款ALK-TKI药物获批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640.webp (2).jpg

图1 ALK靶向药获批时间轴

(1)塞瑞替尼

ESMO 2020年会公布了塞瑞替尼450mg随餐对比750mg空腹疗效和安全性的ASCEND-8研究亚洲亚组人群数据[1],结果显示,在74例初治的亚洲患者中,450mg随餐组的中位PFS和中位OS均未达到,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ORR达82.8%,DCR达96.6%。塞瑞替尼450mg随餐组的3年OS率高达93.1%,远高于750mg空腹组的3年OS率(70.9%)。

WCLC 2021大会还报道了塞瑞替尼联合曲美替尼在多线耐药后ALK阳性NSCLC患者的Ia期探索研究[2],在中位治疗线数为5的ALK/ROS1阳性患者中,ALK抑制剂联合MEK抑制剂治疗的ORR为22%,对于多线耐药的患者可能是一种可选的治疗策略。

(2)阿来替尼

ASCO 2021年会上报道了日本J-ALEX研究[3]的68个月(5.6年)随访数据,结果显示,克唑替尼组和阿来替尼组的5年生存率分别为64.11%和60.85%,两组的死亡风险无显著差异(HR=1.03,95%CI 0.67-1.58)。这可能是J-ALEX研究设计允许两组之间交叉,在克唑替尼组中78.8%的患者交叉至阿来替尼。

(3)劳拉替尼

WCLC 2021大会上,一项II期临床研究[4]显示劳拉替尼治疗94例中国经治的ALK阳性NSCLC患者:在57例克唑替尼治疗后进展的患者中客观缓解率(ORR)达到70.1%;在37例二代ALK-TKI治疗后进展的患者中ORR达到47.6%,中位PFS为5.6个月,其中脑转移患者的中位PFS为4.8个月(95%CI 2.7-9.7)。

(4)小结

ALK阳性患者普遍较为年轻,生存期较长,同时有丰富的ALK抑制剂可供选择。目前,对于ALK-TKI一线用药的选择尚存在一定争议,需要更多针对OS的临床研究数据。ALEX研究及J-ALEX研究表明,二代ALK-TKI用于一线治疗PFS更优,对全程OS贡献更大,且亚洲人群疗效更为突出。塞瑞替尼450mg随餐口服的疗效和安全性都获得了提升,ASCEND-8研究亚洲亚组人群数据的一大亮点是93.1%的3年OS率,在OS获益上极具潜力。此外,劳拉替尼也首次在中国经治的ALK阳性NSCLC患者中显示出确切的疗效。对于多线耐药后ALK阳性NSCLC患者,塞瑞替尼联合曲美替尼进行了初步探索,或可成为新选择。

二、BRAF

2021年WCLC年会和ESMO年会上公布的最新中国人群流行病学数据显示,BRAF基因突变发生率约为1.78%~3.15%[5,6],其中BRAF V600E在肺腺癌中最常见。目前,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组成的双靶方案(D+T方案)已经成为指南(包括NCCN指南、ESMO指南和CSCO指南)的优先推荐。



(1)达拉非尼+曲美替尼

指南的推荐基于一项名为BRF113928研究的II期临床试验,最近更新的数据显示初治和经治的晚期BRAF V600E突变NSCLC患者,采用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治疗的ORR分别为63.9%和68.4%,中位PFS分别为10.8个月和10.2个月,中位OS分别为17.3个月和18.2个月。[7]

ESMO 2021年会报道了一项纳入63051例患者的真实世界研究[8],与BRF113928研究中总体人群24.6个月的中位OS相比,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在真实世界中展现出更长的生存获益(29.3个月)。

(2)小结

RAS/RAF/MEK通路的异常激活与肿瘤细胞生长密切相关,BRAF就是隶属RAF家族的一员,接受上游RAS的调控。由于BRAF突变恶性肿瘤发生的复杂分子机制以及信号通路之间的交叉,多靶点、多药物的综合治疗是研究的热点。BRAF抑制剂和MEK抑制剂分别针对同一致癌信号通路的上下游,研究显示,BRAF抑制剂与MEK抑制剂联用可显著提升BRAF V600E突变NSCLC一线及后线疗效。真实世界证据(RWE)能够验证并补充随机对照研究(RCT),注册及真实世界研究均显示D+T一线及后线治疗具有优异疗效。

三、c-MET

c-MET激活方式包括MET突变(以MET ex14跳跃突变为主,占1%~3%)、MET扩增(占1%~5%)、MET蛋白过表达(占不到1%)。MET ex14跳跃突变是NSCLC中一种独立的分子亚型,在肺腺癌中的发生率为3%~4%。MET扩增是造成EGFR-TKI原发和获得性耐药的主要机制之一。

(1)Capmatinib

2021年的ASCO年会公布了GEOMETRY mono-1研究的MET ex14跳跃突变队列更新数据[9],接受Capmatinib一线治疗患者(n=28,cohort 5b)的ORR高达67.9%,中位DOR为11.14个月,中位PFS达12.4个月,中位OS达20.8个月。接受Capmatinib二线治疗患者(n=69,cohort4)的ORR为40.6%,中位DOR为9.7个月,中位PFS为5.4个月,中位OS达13.6个月。



(2)Tepotinib

ESMO 2021年会公布了VISION研究的亚组分析结果[10],在按年龄划分的亚组(<75岁和≥75岁)中,Tepotinib均显示出了相似的疗效和安全性。VISION研究入组了大量MET ex14跳跃突变的老年NSCLC患者,<75岁人群(n=157)的ORR为52.2%,疾病控制率(DCR)为74.5%;≥75岁人群(n=118)的ORR为44.9%,DCR为75.4%。

(3)Amivantamab

Amivantamab是一种新型的全人源双特异性抗体,同时靶向EGFR和MET。WCLC 2021年会报道了CHRYSALIS研究[11]的初步结果,Amivantamab在MET ex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中显示出抗肿瘤活性,64%(9/14)的可评估患者出现部分缓解,中位治疗时间6.5个月。


(4)小结

MET ex14跳突患者传统化疗和免疫治疗的效果欠佳,近年来MET抑制剂捷报频传,Capmatinib、Tepotinib、和Savolitinib相继获批上市。Capmatinib一线治疗MET ex14跳突的ORR达68%,是目前治疗MET ex14跳跃突变最高效的靶向药物,并具有优秀的颅内控制。同时,一线治疗ORR高于二线治疗的40.6%,因此推荐尽早使用。此外,Tepotinib在老年患者中疗效和安全性得到证实。Amivantamab在MET ex14跳跃突变中也进行了探索并显示出良好疗效,MET ex14跳跃突变或再添新药物。

四、RET

NSCLC中RET重排的发生率约有1%~2%,常见于年轻、不吸烟的肺腺癌患者。国际上众多已经上市的RET-TKI包括凡德他尼、卡博替尼、Selpercatinib(LOXO-292)和普拉替尼(BLU-667)。其中普拉替尼(BLU-667)已于今年在中国获批上市。

(1)Selpercatinib

WCLC 2021年会报道的LIBRETTO-321研究[12]带来了Selpercatinib的中国人群数据。这是一项在中国进行的II期临床研究,在47例RET融合阳性患者中,初治患者的ORR为90%,经治患者的ORR为58.3%。这与先前报道的LIBRETTO-001研究结果一致。

(2)普拉替尼

针对普拉替尼的ARROW研究[13]是一项全球性I/II期临床研究,WCLC 2021年会公布了ARROW研究的中国队列数据,既往接受过化疗的患者ORR为66.7%,DCR为93.9%;此前未经治疗的患者ORR为80%,DCR为86.7%。在中国人群中观察到的疗效结果与ARROW研究中此前报道的全球人群疗效结果一致。


(3)小结

近年来新靶向药物的出现给RET融合患者带来新的希望,Selpercatinib和普拉替尼用于RET融合患者的疗效数据让人印象深刻。今年的WCLC大会两大RET抑制剂的中国人群数据出炉,与全球人群数据一致。

五、KRAS

KRAS突变是NSCLC常见突变类型,在肺腺癌中发生率更高,约为25%~30%,最常见的突变位点是G12C(39%),其次为G12V(21%)、G12D(17%)。近年来,直接靶向KRAS蛋白的小分子TKI相继被开发并进入临床研究。

(1)Sotorasib

Sotorasib(AMG 510)是KRAS G12C突变蛋白抑制剂,与突变KRAS蛋白的12号半胱氨酸(G12C)进行不可逆的结合抑制下游通路。2021年的ASCO年会公布了AMG 510治疗KRAS G12C突变NSCLC的II期CodeBreaK100研究的最新数据[14],Sotorasib组的ORR达到37.1%,中位PFS为6.8个月,DCR为80.6%,中位OS为12.5个月。

2021年的WCLC年会报道了CodeBreaK100研究的基线脑转移的亚组数据[15],基线脑转移患者的中位PFS为5.3个月,中位OS为8.3个月;在16名可评估的脑转移患者中,颅内DCR为88%(14/16)。此外,WCLC 2021年会还报道了CodeBreaK100研究的探索性分析初步结果[16],Sotorasib在STK11突变同时伴有野生型KEAP1的组中疗效改善,而KEAP1突变组似乎获益较少,提示KRAS G12C突变NSCLC对Sotorasib的反应可能取决于共突变状态。

(2)JDQ443

KRAS抑制剂JDQ443在临床前研究中初步显示出有潜力的抗肿瘤活性。目前,一项全球开放性多中心KRAS G12C突变晚期实体瘤患者中JDQ443剂量爬坡的Ib/II期研究正在进行中。同时,该研究还设置了多个队列,以探索联合治疗方式克服耐药。


(3)小结

因为Kras蛋白特殊球形分子结构,一度认为KRAS“不可成药”,直到KRAS G12C作为靶点的潜力被发现。Sotorasib治疗KRAS G12C突变疗效可观,成为第一个获批KRAS抑制剂。以往研究表明,KRAS伴随STK11突变的NSCLC接受免疫治疗疗效不佳,WCLC大会不仅报道了Sotorasib的脑转移亚组数据,还显示在STK11突变患者中同样显示出疗效。此外,KRAS抑制剂JDQ443也初步显示出有潜力的抗肿瘤活性,由于KRAS突变通常会伴随其他靶点的共突变发生,联合治疗或许是未来发展方向之一。

六、NTRK

约0.2%的NSCLC患者检出NTRK融合。第一代TRK抑制剂恩曲替尼和拉罗替尼由于在I/II期临床试验中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获得了FDA对NTRK融合阳性实体肿瘤的批准。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恩曲替尼从三个I/II期临床试验(ALKA-372-001,STARTRK-1和STARTRK-2)[17-19]报道的ORR为70%~75%,CR为10%,中位DOR为12.9个月,中位OS为23.9个月。相比之下,拉罗替尼是一种泛TRK抑制剂,最近发表的3个I/II期临床试验的汇总分析显示[20],在NSCLC患者中,ORR为75%,中位PFS为28.3个月,中位OS为44.4个月。

两种药物都非常有效,耐受性好。对于获得耐药的问题,新一代TRK抑制剂如TPX-0005、LOXO-195目前正在进行I/II期临床试验。未来,序贯NTRK靶向治疗或将成为可能。

七、HER2

在NSCLC中,HER2基因突变表现为基因扩增和突变,20外显子插入突变(HER2 exon20)最为常见,3%的NSCLC患者存在HER2基因突变。目前NCCN指南仅推荐抗体偶联药物治疗HER2阳性NSCLC患者,包括T-DM1和DS-8201。

(1)DS-8201

DESTINY-Lung01是一项评估DS-8201用于HER2过表达和HER2突变晚期NSCLC患者的多中心II期临床研究,ESMO 2021年会公布了HER2突变队列的数据[21],ORR达54.9%,DCR达92.3%,中位PFS为8.2个月,中位OS为17.8个月,在不同HER2突变亚型患者中均表现出活性。

(2)吡咯替尼联合阿帕替尼

2021年ASCO年会报道了吡咯替尼联合阿帕替尼治疗33例经治HER2突变NSCLC的II期临床研究数据[22],总体的中位PFS为6.8个月,中位OS未达到;基线脑转移患者的ORR为46.2%(6/13),无脑转移患者的ORR为45.0%(9/20),二线治疗患者ORR为47.1%(8/17),三线及以上患者的ORR为43.8%(7/16)。

(3)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和多西他赛三联疗法

ASCO报道的另一项II期临床研究显示,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和多西他赛三联疗法在晚期HER2突变NSCLC患者中,ORR为28.9%,缓解持续时间(DOR)为11.0个月,中位PFS为6.8个月,中位OS为17.6个月。

(4)Poziotinib

ESMO报道了Poziotinib治疗48例未经治疗的HER2 exon20突变NSCLC的初步数据[23],ORR为43.8%,DCR为75%,中位PFS为5.6个月。


(5)小结

HER2靶点新药百家争鸣,DS-8201、T-DM1、Poziotinib以及吡咯替尼联合阿帕替尼等药物均显示出可行疗效。

七、SHP2

SHP2是一种细胞质磷酸酶,可转导来自RTK的信号,比如EGFR、MET和HER2。靶向抑制SHP2既能抑制癌细胞生长,同时还可激活免疫系统的抗肿瘤作用。TNO155是首个进入临床的SHP2抑制剂,联合其他靶向药物如KRAS抑制剂、BRAF抑制剂的联合治疗有望克服耐药。此次,ASCO也更新了TNO155在成人晚期实体瘤中的早期探索[24],表现出良好的药代动力学特性及早期安全性和耐受性。SHP2在KRAS/EGFR等靶点的联合应用成为未来发展的趋势。

八、结语

自首个针对EGFR的TKI获批并获得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以来,NSCLC研究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在精准医学背景下对潜在的新靶点获得更深入的了解。针对少见驱动基因如ALK、ROS1、BRAF、MET、RET、KRAS、NTRK、HER2和SHP2等分子靶向治疗的不断发展,出现了多种罕见驱动基因的新型抗肿瘤药物,相信不久的将来,将有越来越多的NSCLC患者受益于靶向治疗。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49
分享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