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妥昔单抗的预后及预测血浆蛋白质生物标志物分析—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2-01-27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CALGB 80405是一项评估西妥昔单抗/贝伐珠单抗加入一线化疗是否可为RAS野生型晚期结直肠癌(CRC)患者带来获益的Ⅲ期研究,结果显示西妥昔单抗和贝伐珠单抗获益相似。近期,《临床癌症研究》(CCR)杂志发表了CALGB 80405研究血浆样本血管生成和炎性生物标志物的探索性分析结果,研究发现,10种生物标志物(Ang-2、CD73、HGF、ICAM-1、IL-6、OPN、TIMP-1、TSP-2、VCAM-1和VEGFR-3)是全人群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的预后因素。更高基线水平的PIGF和接受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患者更好的PFS相关。

背景

结直肠癌(CRC)是致死性最高的恶性肿瘤之一,在过去20年中CRC的治疗迎来了显著进展。FOLFOX和FOLFIRI成为转移性CRC(mCRC)标准一线化疗方案,而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抗体的加入进一步改善了患者预后。

西妥昔单抗和Panitumumab都是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mCRC的EGFR抗体。EGFR结合配体可导致MAPK/ERK信号通路活化。携带活化RAS突变的患者对EGFR靶向治疗无反应,目前指南仅推荐EGFR抗体用于野生型RAS CRC患者。

由于易于获得、性价比高和具有可重复性,循环蛋白质生物标志物逐渐获得了更多关注。研究开发和优化了血管生成组学,发现了一组循环蛋白质生物标志物,并分析其预测潜力。

疾病参数和循环生物标志物可能有助于患者选择,以富集抗血管生成治疗获益最大化患者。血管生成组学已经成功筛选出抗血管生成药物的预后和预测标志物。当前研究从CALGB 80405研究队列中收集血浆血管生成组学表达数据,血管组学分析提供了肿瘤血管生成、炎症和免疫状态的快照。

方法

局部进展或转移性CRC患者随机接受化疗联合西妥昔单抗、贝伐珠单抗或二者联合治疗。之后研究方案修改,终止双抗体联合组入组。基线时收集最初队列患者的血浆样本。最初队列包括1137例KRAS野生型患者。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康爱管家微信468826656。分析24种可溶性蛋白质生物标志物水平,计算生物标志物和预后及疗效预测的关系,根据化疗类型(FOLFIRI或FOLFOX)分层。

结果

640.webp (3).jpg


生物标志物分析

对715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基线24种循环蛋白质生物标志物进行分析,观察到几种生物标志物具有一致相关性。PIGF和Ang-2、TSP-2等一般血管生成生物标志物紧密相关,而VEGF-A、VEGF-C、VEGF-D和TGF-β信号通路因子聚集性更高。两种预测西妥昔单抗获益的生物标志物CD73和HER-3具有紧密聚集性。



预后分析

研究发现患者中,10种生物标志物(Ang-2、CD73、HGF、ICAM-1、IL-6、OPN、TIMP-1、TSP-2、VCAM-1和VEGFR-3)是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的预后因素。所有生物标志物均是阴性预后标志物,也即更高表达水平和更短的生存时间相关。OS和PFS HR的最强预后因素是VCAM-1(OS HR=2.49,P<0.0001;PFS HR=1.55,P<0.0001)。所有生物标志物彼此独立。PIGF(HR=1.31)和VEGF-A(HR=1.10)是OS的预后因素,但不是PFS的预后因素。



预测分析

研究发现PIGF是全人群中唯一PFS获益的预测生物标志物。更高基线水平的PIGF和接受西妥昔单抗治疗患者更好的PFS相关(贝伐珠单抗组:HR=1.51;西妥昔单抗组:HR=0.94)。化疗汇总人群中,其他生物标志物都不能预测OS或PFS。

为控制化疗方案间的相互效应,在各化疗方案亚组中再分析预测生物标志物。接受FOLFOX治疗的患者,较低的VEGF-D水平和更好的PFS及贝伐珠单抗获益相关(贝伐珠单抗组:HR=1.70;西妥昔单抗组:HR=0.92)。PIGF和PFS获益具有边缘相关趋势,但是未达到统计学显著性。VEGF-D在各个化疗方案组均有预测效应。未发现其他可预测OS或PFS的生物标志物。

为确定VEGF-D最佳阈值水平,行四分位法分析VEGF-D对接受FOLFOX方案治疗患者的OS和PFS的效应,结果显示具有最低四分位VEGF-D水平的患者具有更佳OS(HR=0.62)和PFS(HR=0.59)。

讨论

CALGB 80405是直接对比西妥昔单抗和贝伐珠单抗疗效的大型Ⅲ期研究。回顾性生物标志物分析发现PIGF和VEGF-D是两种独立于化疗的预测生物标志物,并发现多种预后生物标志物。

研究发现10种生物标志物和OS及PFS预后高度相关。这些生物标志物在血管生成(Ang-2、HGF、TSP-2、VEGFR-3)、炎症和免疫调节(CD73、IL-6、ICAM-1、VCAM-1)和细胞外基质重塑(OPN、TIMP-1)中具有重要作用。这些生物标志物的高表达和更差预后相关,反映血管生成、炎症和免疫调节的相互作用。

CALGB 80203研究是探索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疗效的研究,结果发现KRAS突变和野生型患者中,HER-3和CD73与西妥昔单抗获益预测相关,但是CALGB 80405研究中却发现HER-3和CD73均不能预测西妥昔单抗获益。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康爱管家微信468826656。HER-3与EGFR同属于受体酪氨酸激酶家族,可能是西妥昔单抗耐药机制。CD73是免疫调节性AMP磷酸酶,在之前的研究中和西妥昔单抗获益相关。研究中缺乏预测价值可能是由于CD73和RAS突变状态的相关性,研究中所有患者均为KRAS野生型,排除RAS突变患者后可能对分析造成混杂影响。

目前尚未发现可用于贝伐珠单抗个体化治疗的预测生物标志物。血管生成是一个复杂过程,多种生物过程可最终导致抗血管生成药物耐药。由于各个瘤种中血管生成的生物学特性各异,因此生物标志物可能具有肿瘤特异性。

研究的局限在于接受FOLFIRI方案治疗的患者数量更少,亚组分析效力不足,可能导致偏倚;KRAS检测仅限于12和13密码子,可能部分KRAS突变型患者也纳入了分析;未纳入其他基因异质性分析;研究为探索性分析,P值不适合多重检验调整。因此,结论仅为初步结果,还不能用于指导患者治疗。未来需建立和验证各个生物标志物的检测阈值。

发现和验证预测生物标志物需要了解患者靶点表达和生物学细节,优化检测技术和进行临床验证。研究发现PIGF是全人群中唯一PFS获益的预测生物标志物,更高基线水平的PIGF和接受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患者更好的PFS相关,将来需进行进一步研究验证这一发现。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