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3】【2022 ASCO GI】中国专家口头报告(Oral)及摘要速递(Rapid)专场内容精粹—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2-02-08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胃肠道肿瘤界的开年大戏——202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胃肠道肿瘤研讨会(ASCO-GI)于美国东部时间1月20~22日以线上线下结合的形式举行,中国专家主导或参与的研究有多项入选口头报告或摘要速递专场展示。【肿瘤资讯】将5篇精彩内容汇总,与读者分享。

640.webp (2).jpg

口头报告(Oral)

III期、多中心、随机对照试验:仑伐替尼联合经动脉化疗栓塞术用于晚期肝细胞癌的一线治疗(彭振维教授 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1]

Lenvatinib combined with 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as first-line treatment of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phase 3, multicente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研究背景

LAUNCH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化、开放标签、平行组、III期试验,旨在评估仑伐替尼联合TACE对比仑伐替尼单药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HC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方法

晚期HCC患者按1:1的比例随机接受仑伐替尼联合TACE(LEN-TACE组)或仑伐替尼单药治疗(LEN组)。随机分层因素包括:东部肿瘤协作组体能状态评分(0 vs. 1)、癌栓(存在vs.不存在)、体重(<60 vs. ≥60kg)和部位。在LEN组和LEN-TACE组中,患者均在随机分组后3天内口服仑伐替尼。体重≥60kg的患者初始剂量为12mg/日,体重<60kg的患者初始剂量为8mg/日。LEN-TACE组在初始仑伐替尼治疗后1天开始TACE治疗,然后根据肿瘤情况和肝功能按需进行。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次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客观缓解率(ORR,根据mRECIST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的患者比例)和不良事件。中期数据分析的截止日期为2021年9月20日。



研究结果

总体而言,来自中国12家医院的338例患者随机接受仑伐替尼+TACE(n=170)或仑伐替尼(n=168)。LEN-TACE组的中位随访时间为18.4个月(95% CI 13.7-23.1个月),LEN组为17.0个月(95%CI 14.2-19.8个月)。LEN--TACE组的中位OS为17.8个月(95%CI 16.1-19.5),LEN组为11.5个月(95%CI 10.3-12.7)(死亡的分层风险比HR= 0.45,95%CI 0.33-0.61,P<0.001)。LEN-TACE组的中位PFS显著长于LEN组(10.6 vs. 6.4个月,HR= 0.43,P<0.001)。与仑伐替尼单药治疗相比,仑伐替尼联合TACE改善了ORR(54.1% vs. 25.0,P<0.001)。

在以下3-4级相关不良反应(AE)中,LEN-TACE组比LEN组更常见:谷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30 [17.6%] vs. 2 [1.2%],P<0.001)、谷草转氨酶(AST)升高(39 [22.9%] vs. 3 [1.8%],P<0.001)、高胆红素血症(16 [9.4%] vs. 5 [3.0%],P=0.014)。



结论

仑伐替尼联合TACE可改善临床结局,可能成为晚期肝细胞癌患者新的一线治疗。

摘要速递(Rapid)

III期KEYNOTE-394研究:帕博利珠单抗+最佳支持治疗 vs安慰剂 + 最佳支持治疗作为晚期肝细胞癌(HCC)亚洲患者的二线治疗(秦叔逵教授 南京金陵医院)[2]

Pembrolizumab plus best supportive care versus placebo plus best supportive care as second-line therapy in patients in Asia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CC): Phase 3 KEYNOTE-394 study.



研究背景

在既往接受过治疗的晚期HCC患者(需求高度未满足的人群)的全球II期KEYNOTE-224和III期KEYNOTE-240研究中,抗PD-1抗体帕博利珠单抗显示出疗效和可管理的安全性。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康爱管家微信468826656。KEYNOTE-394是一项在亚洲进行的随机、双盲、III期研究,旨在评估帕博利珠单抗联合BSC vs. 安慰剂联合BSC作为既往经治晚期HCC的二线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NCT03062358)。



研究方法

将确认为晚期HCC且对索拉非尼或含奥沙利铂化疗进展或不耐受的亚洲合格患者以2:1的比例随机分配至接受帕博利珠单抗200 mg或安慰剂Q3W治疗(≤35个周期)+BSC(根据当地指南)。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次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客观缓解率(ORR)、持续缓解时间(DOR)、疾病控制率(DCR)和疾病进展时间(TTP)(均由盲态独立中心审查根据RECIST v1.1评估)和安全性。使用分层对数秩检验(OS和PFS)或分层Miettinen & Nurminen方法(ORR)评估治疗差异。最终分析(FA)时OS优效性的P值边界为0.019307。如果OS更优,可分别在0.013447和0.009139边界处检验第二次中期分析(IA2;这些终点的主要分析时间点)时的PFS和ORR优效性。



研究结果

453例患者随机接受帕博利珠单抗(N=300)或安慰剂(N=153)。两组之间的基线特征大体平衡;90.7%的患者接受索拉非尼作为一线治疗。截至2021年6月30日FA的截止日期,中位研究随访时间为33.8个月(范围18.749.0)。

最终分析时,与安慰剂组相比,帕博利珠单抗组显著改善OS(HR 0.79,95%CI 0.63-0.99,P=0.0180);帕博利珠单抗组中位(95%CI)OS为14.6个月(12.6-18.0),安慰剂组为13.0个月(10.5-15.1),24个月OS率为34.3% vs 24.9%。在IA2时,帕博利珠单抗组显著改善PFS(HR 0.74,95%CI 0.60-0.92,P=0.0032)和ORR(估计差异11.4%,95%CI 6.7-16.0,P=0.00004);帕博利珠单抗组的中位(95%CI)PFS为2.6个月(1.5-2.8),安慰剂组为2.3个月(1.4-2.8),12个月PFS率分别为15.9%和1.4%,ORR分别为12.7%和1.3%。

两组ORR为13.7% vs 1.3%,中位DOR为23.9个月 vs 5.6个月,DCR为52.7% vs 47.7%,中位TTP为2.7个月 vs 1.7个月(HR 0.72,95%CI 0.58-0.90)。

帕博利珠单抗组66.9%的患者和安慰剂组49.7%的患者发生治疗相关AE,包括14.4%和5.9%的3-5级事件。帕博利珠单抗组3例患者(1.0%)和安慰剂组0例患者死于治疗相关AE。



结论

与安慰剂联合BSC相比,帕博利珠单抗联合BSC二线治疗亚洲晚期HCC患者,显著改善了患者的OS、PFS和ORR。帕博利珠单抗的安全性特征符合预期。总体而言,结果与之前在KEYNOTE-224和KEYNOTE-240中观察到的结果一致,因此增加了支持使用帕博利珠单抗作为晚期HCC二线治疗的证据。


一项多中心、随机对照试验:机器人手术 vs 腹腔镜手术治疗中低位直肠癌(REAL)的短期结局(许剑民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3]

Robotic versus laparoscopic surgery for middle and low rectal cancer (REAL): Short-term outcomes of 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研究背景

机器人直肠癌手术越来越受欢迎,但长期肿瘤结果缺乏有力证据。这项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比较了机器人手术和传统腹腔镜手术治疗中低位直肠癌的手术质量和长期肿瘤结果。



研究方法

这项优效研究在中国8个省的11家医院进行,纳入的患者为中(距肛缘>7-12cm)低(距肛缘0-7cm)位直肠腺癌,术前放疗/放化疗后cT1-T3 N0-1或ycT1-T3 Nx,无远处转移证据,1:1随机接受机器人或传统腹腔镜手术。次要(短期)终点(手术质量、病理根治性和术后恢复)采用改良意向性治疗(mITT)分析进行比较。预计在2023年底可以明确主要终点3年局部复发率。



研究结果

2016年7月至2020年12月,共纳入1240例患者,1180例进行了mITT分析(机器人组591例,传统腹腔镜组589例)。机器人组有更多的保留括约肌手术(低前位切除)(83.1%和76.9%,p=0.008),有更多的大体完全切除(95.4%和91.9%,p=0.012),有更好的直肠系膜筋膜完整性,更低的环形切缘阳性率(4.0%和7.1%,差异= -3.1%,95%CI -6.0%至-0.5%,p=0.023)和更多的淋巴结采集(中位15.0和14.0,p=0.004)。机器人手术还减少了开放转化率(1.7%和3.9%,p=0.021)、预估失血量(中位40.0ml和50.0 ml, p<0.001)、术中并发症率(5.4%和8.7%,p=0.029)以及术后30天并发症率(≥Clavien-Dindo 2级,16.1%和22.9%,p=0.003),这些结果导致更好的术后恢复和更短的术后住院时间(中位7.0天和8.0天,p<0.001)。两组术后30天死亡率相似(0.2%和0.2%,p> 0.999)。



结论

与传统腹腔镜手术相比,中低位直肠癌机器人手术明显减少手术损伤,改善肿瘤根治性,促进术后恢复。

   

一项Ib/II期、多中心、开放性研究:PD-1/CTLA-4双特异性抗体AK104联合化疗作为晚期胃癌(G)或胃食管交界癌(GEJ)一线治疗(季加孚教授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4]

A phase Ib/II, multicenter, open-label study of AK104, a PD-1/CTLA-4 bispecific antibody, combined with chemotherapy (chemo) as first-line therapy for advanced gastric (G) or gastroesophageal junction (GEJ) cancer.



研究背景

与单独化疗相比,抗PD-1药物联合化疗作为晚期G/GEJ癌的一线治疗(Checkmate-649)可产生OS和PFS获益,表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与化疗之间具有协同活性。与PD-1单药治疗相比,抗PD-1和抗CTLA-4联合治疗始终显示出更高的缓解率,但毒性更高。在此,我们进行了本项Ib/II期研究,以评价PD-1/CTLA-4双特异性抗体AK104联合XELOX(卡培他滨联合奥沙利铂)或改良XELOX(mXELOX)在G/GEJ癌症队列一线治疗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方法

入组人群:不可切除的晚期G/GEJ腺癌且既往未接受过全身治疗的患者,不考虑PD-L1状态,排除已知HER2阳性患者。入组患者接受AK104(4 mg/kg、6 mg/kg、10 mg/kg,Q2W或10 mg/kg、15 mg/kg Q3W)+ 化疗(mXELOX Q2W或XELOX Q3W)。主要终点是基于实体瘤疗效评价标准第1.1版(RECIST v1.1)的客观缓解率(ORR)。



研究结果

截至2021年8月13日,入组了96例患者,中位年龄为62.7岁(范围:29-75岁),70.8%为男性,62.5%ECOG PS为1,44.8%为肝转移。

中位随访时间为9.95个月(范围:0.4-26.8)。88例患者(92%)至少接受过一次基线后肿瘤评价。ORR为65.9%(58/88),其中2例(2.3%)完全缓解,56例(63.6%)部分缓解。疾病控制率(DCR)为92.0%(81/88)。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6.93个月(95%CI 4.60-11.20)。中位PFS为7.10个月(95%CI 5.55-10.48)。中位OS为17.41个月(95%CI,12.35-NE)。在PD-L1 CPS≥1 vs CPS < 1的患者中,中位OS分别为17.41个月和14.65个月。

97.9%的患者发生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最常见的是血小板计数下降(60.4%)、白细胞计数下降(58.3%)、中性粒细胞计数下降(56.3%)、贫血(47.9%)、恶心(30.2%)、呕吐(30.2%)、天冬氨酸转氨酶升高(30.2%)。62.5%的患者发生≥3级TRAE。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结论

AK104联合mXELOX/XELOX在既往未经治疗的晚期G/GEJ腺癌患者中显示出良好的活性和可管理的安全性。AK104 + 化疗是这些患者潜在的新一线治疗选择。AK104联合化疗作为G/GEJ腺癌一线治疗的III期研究正在进行中(NCT03852251)。


CISPD3研究:信迪利单抗联合改良folfrinox方案与单用folfrinox方案治疗中国转移性和复发性胰腺癌患者的随机III期试验(梁廷波教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5]

Randomized phase III study of sintilimab in combination with modified folfrinox versus folfrinox alone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and recurrent pancreatic cancer in China: The CISPD3 trial.



研究背景

FOLFIRINOX或改良FOLFIRINOX(mFFX)是转移性胰腺癌(PDAC)一线治疗的标准治疗。然而,预后仍然较差,迫切需要新型的治疗方案。信迪利单抗(Sintilimab)是一种IgG4型人源化单克隆抗体,与程序性细胞死亡受体-1(PD-1)结合,在多种肿瘤中均显示出显著疗效。我们在中国设计了CISPD3试验,旨在确定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治疗转移性或复发性PDAC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方法

在本项单中心、随机、开放、III期试验中,我们纳入了转移性或复发性PDAC患者,以比较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与mFFX单药作为一线或二线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康爱管家微信468826656。合格患者被随机分配(1:1)接受信迪利单抗(200 mg,每3周一次)联合mFFX(伊立替康85 mg/m2,奥沙利铂68 mg/m2,随后5-FU 2400 mg/m2,每2周一次)或mFFX治疗。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客观缓解率(ORR)、疾病控制率(DCR)和安全性。



研究结果

2019年3月至2020年12月,入组110例患者,随机接受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n = 55)或mFFX(n = 55)治疗。85.5%的患者有转移性疾病,14.5%的患者有复发性疾病,7.3%的患者既往接受过一线化疗。这两组受试者的基线特征相当。

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治疗组的OS中位随访时间为21.3个月(IQR 15.9-25.0),mFFX组为19.6个月(IQR 15.5-25.1)。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组的中位OS与mFFX组相似(10.9个月 vs 10.8个月,HR 1.083,95%CI 0.6843-1.690)。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组的中位PFS为5.9个月,mFFX组为5.73个月(HR 0.9324,95%CI 0.6158-1.412)。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治疗组的ORR为50%,mFFX组为23.9%(P = 0.010)。

最常见的≥3级AE为中性粒细胞减少症(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组58.5%vs. mFFX组44.4%)、血小板减少症(17.0%vs. 11.1%)、贫血(13.2%vs. 13.0%)、呕吐(13.2%vs. 11.1%)、转氨酶升高(11.3%vs. 5.6%)。信迪利单抗联合mFFX治疗组观察到22.6%的免疫相关不良事件(irAE)和5.7%的≥3级irAE。最常见的irAE为肺部不良事件(13.2%),3例(5.7%)患者发生≥3级事件,其中1例(1.8%)死亡被认为与治疗相关。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结论

在mFFX基础上加用信迪利单抗显著改善了晚期PDAC患者的ORR,但未观察到更优的OS和PFS。毒性可控。这些数据表明,联合PD-1阻断可能会扩大化疗在PDAC中的获益。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