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O 2022】乘风而动!蓝春燕教授点评大会首日两项关键性研究,安罗替尼与PARP抑制剂在妇瘤领域浪潮迭起—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微信468826656

抗癌管家
2022-03-22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2022年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年会于3月18日(当地时间)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会议形式正式召开。在本次大会上以口头报告的形式正式公布了SOLO3研究的最终OS结果,以及安罗替尼用于复发/难治铂耐药卵巢癌的II期研究,为既往接受过多次治疗的BRCA1/2突变的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和复发/难治的铂耐药的卵巢癌患者带来了最新研究进展。为进一步探讨相关研究的临床价值和意义,【肿瘤资讯】特别邀请到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蓝春燕教授就两项关键性研究进行深入解读,以飨读者。

图片               
蓝春燕
主任医师,博士,硕士生导师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擅长妇科恶性肿瘤的根治性手术,擅长妇科肿瘤(宫颈癌、卵巢癌、子宫内膜癌等)的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综合治疗。
主持多项宫颈癌、卵巢癌的抗癌新药临床试验,助推妇科肿瘤靶向、免疫新药的研发。
其团队首次提出采用化疗+靶向“双口服”方案治疗铂耐药卵巢癌,研究结果发表于国际著名肿瘤学杂志Lancet oncology,开创了双口服方案联合治疗铂耐药卵巢癌的先河。
首次证明了“免疫+抗血管生成”治疗模式在复发性宫颈癌的抗肿瘤疗效,研究结果发表于国际著名肿瘤学杂志J Clin Oncol。
以第一负责人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等多项课题。
广东省杰出青年医学人才

SOLO3的最终总生存期结果:携带BRCA1和/或BRCA2突变、既往接受过多次治疗的铂敏感型复发性卵巢癌患者中,评估奥拉帕利单药治疗 vs 非铂类药物化疗的III期试验

图片



目的

既往开放性III期SOLO3研究(NCT02282020)结果显示,在接受过≥2线含铂化疗的胚系BRCA1和/或BRCA2突变(gBRCAm)铂类药物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PSROC)患者(pts)中,与单药非铂类化疗相比,奥拉帕利单药治疗在客观缓解率(ORR;主要终点)和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方面提供了具有临床意义和统计学意义的改善,(Penson et al.JCO 2020)。本次报告了SOLO3研究中的最终总生存期(OS)和第二次疾病进展结果。



方法

患者随机(2:1)接受奥拉帕利(300 mg bid)或医生选择的单药非铂化疗(TPC;紫杉醇[P]、托泊替康[T]、吉西他滨[G]或聚乙二醇化脂质体多柔比星[PLD])。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康爱管家微信468826656。治疗持续至符合影像学疾病进展、不可接受的毒性或其他停药标准。从随机化至第二次进展或死亡的时间(PFS2)和OS为次要终点。按照预先规定,在大约60%的OS数据成熟度时进行该分析。

图片

研究设计及既往公布的研究结果



结果


266例患者接受了随机化(奥拉帕利,n = 178;TPC,n = 88[PLD,n = 47;P,n = 20;G,n = 13;T,n = 8]);12例(14%)TPC患者在接受研究治疗前退出。在最终数据截止日期(DCO;2021年4月16日),仍在接受研究治疗的患者中全部为奥拉帕利组,共19例(11%)。TPC组死亡前退出研究的患者百分比(22例患者[25%])约为奥拉帕利组(19例患者[11%])的2.3倍。疾病进展后,大多数患者接受了后续抗癌治疗(178例奥拉帕利治疗患者中的119例[67%] vs 88例TPC治疗患者中的54例[61%]接受了≥1种后续抗肿瘤治疗);178例奥拉帕利治疗患者中的3例(2%) vs 88例TPC治疗患者中的23例(26%)在其后续一线治疗中接受了PARP抑制剂,分别有9/178例(5%)和33/88例(38%)患者在任何后续治疗线中接受PARP抑制剂。

在最终DCO时,PFS2优于TPC,但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显著性,奥拉帕利组和TPC组的OS相似。

图片

SOLO3研究中的PFS2

图片

SOLO3研究的OS

不良事件(AE)与奥拉帕利的已知安全性特征和既往SOLO3分析一致;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在安全性分析集中,18/178例(10%)奥拉帕利治疗患者和15/76例(20%)TPC治疗患者因AE而停止研究治疗。循环肿瘤DNA分析正在进行中。

图片

不良事件

图片

常见的TEAEs与特别关注的TEAEs



结论

在SOLO3的主要分析中,在强化预治疗的gBRCAm PSROC患者中,与单药非铂类药物化疗相比,奥拉帕利单药治疗改善了ORR和PFS。在最终分析中,PFS2支持奥拉帕利单药治疗优于TPC,两个治疗组的OS相似,支持在该患者人群中使用奥拉帕利作为无化疗治疗选择。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专家点评

SOLO3作为首个对比PARPi与研究者选择的无铂化疗药物在gBRCAm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中疗效的III期临床研究,此前在2019 ASCO大会报告已公布过其主要研究终点,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康爱管家微信468826656。结果显示与化疗组相比,奥拉帕利可显著改善患者的ORR和PFS。与2014年奥拉帕利的第一个FDA获批适应症(用于gBRCAm且≥3线化疗的铂耐药卵巢癌患者单药治疗)的关键性研究Study 19的数据,共同夯实了奥拉帕拉用于gBRCAm突变卵巢癌人群后线单药治疗的数据。


本次SGO进一步公布了该研究的最终总生存期(OS)和第二次疾病进展(PFS2)结果。我们看到在最终数据截止日期(2021年4月16日),仍在接受研究治疗的患者中全部为奥拉帕利组,而化疗组死亡前退出研究的患者比例(22例患者[25%])约为奥拉帕利组(19例患者[11%])的2.3倍。在最终分析中,奥拉帕利单药治疗PFS2显示了优于化疗组的趋势,但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显著性,两个治疗组的OS相似,同时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既往的研究显示BRCA回复突变可能与PARPi的治疗抵抗有关。在该研究中,6(3.%)例接受奥拉帕利治疗前确定存在BRCA2回复突变的患者最好的疗效仅为SD。当然,因为样本量过小,暂时无法对其作出确切的结论。


此项的研究数据为既往接受≥2线化疗、不适宜用铂继续治疗(如无法耐受铂类不良反应、对铂类药物过敏、部分铂敏感、拒绝化疗等)的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提供了一个去化疗的新选择。




本文转自肿瘤资讯(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她已经和肺癌搏斗了11年;他是曾经的肝癌患者...7年来,他们在群里为大家传授抗癌经验......“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互助群”,是大家共同的抗癌家园。

欢迎大家添加抗癌管家微信4688 26656,加入抗癌管家互助群和大家多交流。

群里有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名医指导抗癌。还有十几年抗癌经验的抗癌明星一起分享。

祝愿每个患者和家属都健康平安。抗癌管家-康爱管家-你身边的抗癌专家。

微信图片_20200412093847.png

阅读12
分享